by8博悦娱乐: 第十四章 第一颗子弹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玉笙醒来的时候,有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但这并不是他一直以来存在的头痛症的情况……这样宿醉之后的头痛,反而让他有种轻松的感觉。

    高文并不在这里,不过他留下了字条。

    “我去学校了,楼下有早餐,你自己取来吃了吧。另外给你准备了换洗的衣服,有时间洗个澡吧,你确实太臭了点,出门的时候记得给我关门。高文字。”

    周玉笙下意识笑了笑。

    不知道是否睡眠过了的关系,周玉笙感觉这会儿自己的状态好了不少。

    他看了看四周,随后犹豫了一下,就在高文的书房中开始找着什么——不一会儿,他在一个书柜的抽屉下找到了一个小瓶子。

    周玉笙把这小瓶子塞衣服之中,但是想了想,最后却把这瓶子拧开,倒出来了一些药丸,用纸巾包着,接着才把瓶子放回原来的地方。

    他下楼,洗了个澡,随后吃了点东西,接着就出了门。

    从这里直接驱车,往局里面去了……自己的家,自然就没有回去的必要。

    ……

    ……

    高文的课,依然是学生最多的课堂——在政法大学这种相对严肃的地方,能有这种明星般效应的可不多。

    一开始,学生并不知道这位高文老师的过往。后来,高文曾经是市内刑警二大队队长的事情被人扒出来了,他曾经立下过什么功劳,破获过什么案件,也渐渐被学生们熟悉。

    一个知识水平很高,并且还有大量经验,并非纸上谈兵,并且还是很有魅力的中年男士,实在是很容易就把年轻女生们的感觉给刺激了出来——当然,高文老实是已婚的,并且从未有什么负面的新闻。

    上高文的课,能够听到许多实际的案例,这些例子,大多数都是他从前办过的一些案件。

    课堂上,学生们聚精会神地听着,但高文却怎样也无法彻底地集中精神。

    他看见了昨日最后留下来,问他问题的那名男生——坐在了课室的最后,独自一人,脸色平静。

    这让高文很难完全集中精神。

    只是强大的专业能力,还是让高文以符合水平的状态,把这一节课按计划讲完……下课铃声响了。

    往常一样,学生们匆匆离去,也有不少的学生涌上前来……人群中,高文看向了课室的最后,那个安静的男学生,已经看不见了。

    “高老师,你在看什么呢?”同学们好奇地问着,她们发现高老师这时候好像有些心不在焉,这是很少会出现的情况。

    高文沉吟了一下,忽然问道:“刚才,坐在最后面,靠近窗边位置的男生,你们有谁知道,是什么班级的吗?”

    “刚才?”学生们忽然一愣,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终于,一名女学生缓缓说道:“高老师,我记得刚才那个位置上,好像没有人坐啊?”

    “没有?”高文不由得怔了怔。

    “是啊,应该是没有的,老实。”另一名女生此时也以肯定的口吻回答着。

    “哦……”高文点了点头,“可能是我看错了吧。同学们,老师还有点事情,今天就到这里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高文收拾好了东西,就在众人的目光下,脚步稍快地离开了课室。

    ……

    ……

    “周队!”

    走廊上,那些忙碌着走过的警员,纷纷与周玉笙打着招呼——当然,他们打完招呼之后就很快离开。

    这完全是一种下级看到上级之后的行为,并没有人打算多聊些什么……这与局里面的马sir不一样,马sir是不管谁,都能够胡扯半天的人物。

    周玉笙想着碎尸案案件的事情,快步走向了两队人马临设设立的专案小组的场地——这时候,一名接待室的警员找到了周玉笙。

    “周队,外边来了个人,说是要见你的。”

    “见我?”周玉笙不由得一愣。

    “他说他叫做陈明明,说你听了名字就会见他的。”警员这样说道。

    周玉笙张了张口,脸上似有什么犹豫着……最后,他才说道:“你先把他带去接待室,单独一个房间吧,我马上就过去。”

    警员按照周玉笙的吩咐,先一步离开了——这之后,周玉笙连忙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当中,从抽屉取出了一袋子的东西,就往洗手间跑去——他在这里把脸上的胡子给刮了干净,然后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还有头发。

    接待室的门前,周玉笙手放在了门把之上,却是顿了一下子,才深呼吸了一口气,把门打开。

    就如同他之前的吩咐一样,警员把陈明明单独带来了这间房间当中。

    “你怎么自己来这里了?”周玉笙看着面前的男生。

    不大,刚刚过了十九岁的生日没有多久,一年前考上了政法大学,学习成绩很好,喜欢吃甜的东西,没有特别讨厌的东西,但相对来说,比较整洁。

    陈明明,他的儿子……三个月前,他与妻子离异之后,儿子就改了姓,随了母亲。

    这会儿的陈明明,正透过窗,看着局里院子处来来回回的警员们,闻言也没有回头,只是淡然道:“这里的人来来回回的,走路也快,听说昨天发生碎尸案,你们是要限时破案的吧,看这忙碌的情况。”

    周玉笙皱了皱眉头,一直以来,他都不习惯陈明明的这种态度。

    “这是我们内部的事情,你还只是一个学生而已。”周玉笙冷哼了一声,“我不是说过了,工作时间,不许能找我吗?”

    陈明明转过身来,侧着头打量着自己的父亲,目无表情道:“我去了你家一趟,发现鱼缸不见了,你也不在。我就尝试打过你的电话,但一个晚上也没有人接,后来接的人是高老师,说你喝醉睡着了。我只能来这里找你。”

    “你…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周玉笙偏过头去,看到了旁边的椅子,索性坐了下来,“坐下来说吧,别站着了。”

    陈明明摇摇头道:“我等会就走了。我过来只是告诉你,下个月我就要走了。妈妈把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下个月我会和她移民到加拿大。”

    周玉笙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千言万语最后只有一句,“这么快?”

    “我记得你和妈妈正式离婚有三个月了吧。”陈明明淡然道:“而在这之前,你们已经分居了一年……你觉得,还快吗。”

    “为什么要出国,这里不好吗?”

    周玉笙皱着眉头道:“高文收你做了学生,难道高文不能教你了吗?国内并不比国外差……异国他乡,人生路不熟,真不知道你妈妈是怎么想的!不行,我不同意,我回头就和她聊聊这件事情。”

    陈明明此时冷不丁地掏出了电话,递了过来。

    “你做什么?”周玉笙下意识问道。

    陈明明淡然道:“你不是说要和妈妈好好谈谈吗。你打她的电话估计她是不会接的,不如用我的来打……我帮你打?”

    通信录,母亲,呼叫。

    看着手机屏幕界面的切换,周玉笙一下子把陈明明的手拍开,啪的一声,手机飞落,怒道:“大人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是吗。”陈明明握着自己的手腕,看了周玉笙一眼,随后把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头也不回,推门走了出去,“告辞了,周队长。”

    “等……”周玉笙张了张口,最终没能说出任何话来,独自坐在了接待室中,掩着自己的脸……他忽然又感觉自己的头开始痛了起来。

    就好像脑袋当中,有着一颗随时都会炸开的炸弹一样,周玉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起来。

    他下意识地把伸手入口袋当中,掏出了一团纸团,解开,从里面取出了一颗药丸,直接吞了下去。

    ……

    陈明明独自一人在走廊走着,身边走过的警员虽然奇怪,但并没有多问——闲人自然是不可能随便走进来的,那么既然进来了,自然也是有什么正当的理由。

    况且此时局里上下都在忙碌着,也就没有人太过关心这个年纪不大的孩子。

    陈明明忽然停了下来,看着的是悬挂在走廊上的公告栏。

    本月杰出警员,上级公事,最近破获案件等等——陈明明看到的是一张关于破案的表彰,破案人是周玉笙,而抓获的犯人则是一名网约车的司机,在对受害者进行了侵犯之后顺带还抛尸桥下。

    陈明明看着看着这个犯人的名字,目光眨了眨——此时,他的眼睛,忽然浮现出来了几个文字。

    9.9天。

    陈明明的瞳孔忽然收缩了一下。

    ……

    好一会儿之后,周玉笙感觉头痛已经过去了,才赶往了专案组的办公点。

    这会儿马厚德正一边扒着泡面,一边看着不断汇报上来的资料。

    看见有人过来了,马sir抬头看了一眼,愣了愣,随后点了点头,“嗯,虽然还是一副咸鱼的样子,但比昨天像条死鱼起码要好多了。”

    周玉笙索性当作没有听见,直接做了下来,从马厚德的面前抓起了一份文件,就开始看了起来,并且问道:“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我们查过了各大车站的信息,这段时间都没有王亮的购票信息。”马厚德此时随口道:“电话的定位也做过了,这个王亮压根就没有离开过这里,而是躲了起来。”

    说着,马厚德掏出了另外一份文件,扔到了周玉笙的面前,“昨晚半夜,我们就组织了一次行动,根据王亮手机的定位,找到了一处停了工得烂尾楼。”

    “人抓到了?”周玉笙抬头。

    马sir摇了摇头,“找到了手机,没找到人。”

    周玉笙皱眉道:“果然,这个王亮的嫌疑很大。他辞职不说,还伪造自己回家了的假象,家里还藏尸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可以直接下通缉令了?”

    “我正打算找局长批文件呢。”马sir边抹着嘴巴边站了起来,叼了根烟,还没有点上就骂了起来,“娘的……害劳资吃了几顿泡面!”

    周玉笙看着,倒是笑了笑……这马厚德在局里面一副死鱼的样子,不求上进,可碰见了案件,却也是最上心的一批。

    大概是整个晚上都没有离开吧?

    “马sir,周sir!”却见林峰此时急忙忙地跑了进来,神色更是匆忙,“有新的发现!”

    “什么?”马厚德皱了皱眉头。

    林峰飞快说道:“小宝那边已经证实了,碎尸案死者的身份……死者是,王亮!”

    马厚德张了张嘴,香烟一下子掉了下来,“什么?死者是王亮?”

    林峰点了点头,“是的。冰柜的尸体当中,还有一小截完整的指骨,并且还有钢钉。死者应该曾经做过手术。我们根据找到了这颗钢钉的编号,接着联系到了对应的医院,找到了患者的个人信息……就是王亮!”

    “确定是我们要找的这个王亮,而不是同名同姓的别的王亮?”马sir张了张口,下意识问道。

    “确定是我们要找的王亮!”

    “完了。”马厚德一听,直接坐了下来,“这下好了,白费了一整天的功夫了。”

    周玉笙却皱眉道:“马队,既然现在能够确定死者的身份是王亮的话,那么事情其实变得更加明亮了。”

    马厚德转头想了想,点了点头:“也对……起码可以从王亮的身前入手。王亮的尸体被人肢解成这种样子,这凶手要不是心理变/态,要不就是对王亮有极大仇恨的人……我们先从王亮有可能的仇人下手。”

    周玉笙也点了点头,“林峰,根据资料显示,这个王亮之前曾经因为诈骗,骗了好几个女人的钱吧?是不是还有一个曾经报了案,但是因为证据不足,而无法立案的来着?”

    林峰连忙翻动资料,“是的,报案的女人姓张,叫做张晓琴,在夜总会当陪酒的。”

    “先去调查这个张晓琴。”马厚德直接吩咐道:“另外,不仅仅是这个张晓琴,其他与王亮曾经有过财务纠纷的,个人恩怨的,都要仔细查一次……玛的,这下又有得是加班了!”

    此时。

    “不好了,不好了!!!”正自说着,一名警员却惊慌失措地冲了进来,把几人吓了一下,“死人了!马sir,周sir,死人了!!”

    “又有命案了?”马厚德顿时卧槽。

    “不、不是,是看守所死人了!死了个犯人!”这警员此时看着周玉笙,一脸惊恐道:“周队,就是你刚抓回来的那个网约车的司机!”

    周玉笙皱了皱眉头,“他是自杀的?”

    只见这警员脸色古怪,慌张道:“好像…好像说是,是被、被枪杀的!”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