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登录网络测试: 第25章动他就放血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开门的这个女人穿着名牌连衣裙,头发一丝不苟地竖着,身上喷着香奈儿的香水,一眼看过去就俩字:有钱。

    看起来四十左右的年纪,标准的阔太造型。

    “你们有什么事?”女人看到他们有一瞬间的瞳孔放大,修的精致的眉毛向上拉紧。

    发生在一秒之内的表情,不懂的人根本捕捉不到,芊默看得很清楚也要归功于她在监狱锻炼的那些年。

    当人处在一个极端环境里时,越发容易把事情做到极致。

    “我们是迎春街派出所的,过来想跟你调查点事儿,方便进去吗?”

    那女人冷漠地说了句进来,芊默经过她的时候,感觉到她的紧张,肌肉绷得略紧。

    这家非常大,装修全走欧式风格,依芊默的审美,她并不喜欢这种恨不得把所有昂贵家具都堆在一起毫无美感的装修,但不得不承认...

    尽管看起来没什么品位,却给人一种巨有钱的感觉,装修得金碧辉煌,一看就是不差钱。

    “昨天,在我们辖区发生了一件高空抛物案件,就是这个——”师兄拉开公文包,正想把照片拿出来,芊默按着他的手。

    从她自己随身口袋里掏出另外一张,递给阔太。

    “把人砸成这样了。”

    “我的妈呀!”阔太把手挡在眼睛上,身体向一边倾斜,芊默拿出来的这张照片是她从网上下载打印的。

    头破血流脑浆都出来的那种,这张“道具”在盘问别的楼层时,她可没拿出来。

    “不,这绝对不可能,跟我们是没有关系的。”

    阔太挡着眼不敢再去看,她的诸多反应让芊默心里有底了。

    “不好意思,拿错了,师兄手里的这张才是。”

    芊默收好道具,示意看懵逼的师兄把真正的照片拿出来,“有一兜成人用品从天而降,砸伤了一位路人于,我们想了解下你昨天去哪里了,家中是否有人?”

    “砸成什么样了?”听到没出人命,阔太的反应明显松懈下来,意识到自己问的不太合适,她捂着嘴说道,“就是想问问,虽然这件事跟我们一点关系没有。”

    “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手臂治疗需要费用,家属报警,我们有义务盘查。”嗯,她就是那个“家属”。

    “需要多少钱大家一起分摊好了,这楼里这么多人,怎么可能查到,回头算下多少,大家一人赔点也省的费事儿,我很忙的。你们还有事吗?我约了美容院。”

    那俩师兄心里不断啧啧,这种暴发户的口吻还真是不差钱,从头到尾写着阔气。

    “不好意思太太,我想我需要耽误您一点时间,您家里是做生意的吗?”芊默把阔太每一个反应都看在眼里,也跟着看了下表,很好,十点三十五,看来十点五十前她就能结束上午的工作。

    “是啊,建材城就是我老公开的,给你们俩张名片,以后到我们那提我的名字,给你们打八折。”

    众人接过名片,看到以后心里也是小吃一惊。

    本市最大的建材城啊,据说那家的老板身价过亿了,手里不只有建材城,还有水泥厂什么的,这可是了不得的大户。

    “生意做这么大,真是让人羡慕呢,不过太太,我听人说,生意做的大的人经常会因压力过大有些不良嗜好,您跟您先生的感情好吗?”

    阔太不悦,双手环抱,“这些跟你们要查的有关吗?”

    嗯,这种反应就是不好了,芊默继续问。

    “抱歉我冒昧了,我们再来例行公事问一下,您能否说出您昨天下午一点到二点这段是回见,您在做什么?”

    那俩师兄对视一眼,摊开本认真记录。

    一路走下来,师妹在其他几户人家盘问的时候可没这么多话,有两家她甚至只说几句就已经排除嫌疑,虽然不明白其中道理,但俩师兄觉得这家阔太应该有事儿。

    “真是烦人,不就是一点钱的事吗,至于这么啰嗦?”阔太不断地转动她手上的大金镯子,这个小动作意味着她此刻有些焦虑。

    芊默听到她说钱的事儿,虽然还带着平易近人的笑,眼却冷了下来。

    钱?呵呵。

    一个优秀空军的未来,很有可能就毁在这小小的伤上,而这个肥硕油腻的女人竟然想用钱了事?

    呀呀呸的!

    “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阔太调整了下坐姿,流利的说道。

    “我昨天下午在跟几个很好的姐妹打牌喽,就在我朋友的家里,不信你问她啊,我手气非常好,赢了好几把呢,回家的时候是二点三十分,你们该不会怀疑我吧?”

    这话说的特别流畅,俩师兄都没听出有问题。

    芊默嘴角的弧度更大了,她已经十拿九稳了。

    “哦,你还记得你都胡了那些牌吗?”

    “先是一条龙,然后清一色,还有一把是我朋友点炮给我,最后一把我是地胡,一共赢了六百一,还有问题吗?没有问题,我就先走了。”

    芊默拽着她的手臂,不客气地给她推到沙发上,她站起身,全然不顾惊慌失措的阔太。

    “太太,说谎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你为什么要扔那包东西?”

    阔太被她推后,大惊失色,但很快她强装镇定,对着芊默咆哮。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扔的?小心我告你诽谤!告诉你们几个小片警,我上头可是有人的!你们所长见了我都得规规矩矩,你们算老几!”

    芊默下颌微扬,眼里全是狠戾之色,“不是声音大就代表你有理,你不说?好,我来说。你丈夫事业有成,但是身体有怪癖,你每日打牌做美容内心空虚,昨天你回家后,发现了他正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愤怒之下把这包还没拆封的东西丢了出去,我说的对吗?”

    “胡说!我丈夫那么有钱,他怎么会,怎么会...”

    “是不是胡说,我们去化验指纹就ok。太太,你自己亲口承认还会简单些,若你非要执迷不悟,休怪我把你丈夫用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告诉报社!”

    芊默冷冽,眼里全是肃杀。

    谁敢动于昶默,她就敢给谁放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