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是黑网吗: 145.145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防盗比例百分之六十。

    “……也不是。”纪律委员更觉得压力山大, 尽可能委婉的道, “就是太频繁了。”

    大家都在专心做自己的事, 这点声音根本打扰不到他们, 如果不是有人告诉他, 他自己都没注意,可既然有人说了,他就要尽自己的职责。

    “是这样啊。”

    “是啊。”

    她这样子, 纪律委员都觉得她要回绝了,谁知道, 半响后,她道, “好啊,我注意。”

    ……这就成了?

    纪律委员都有些不真实了。

    等他走了,梁优雪小声道,“他是不是针对你, 你声音很小好不好啊。”

    她距离洛叶最近, 这还没有被打扰,他们有什么好被打扰的, “他们这些三好学生就是不喜欢我们。”

    专门找茬吧。

    小事而已,洛叶听到后就抛到了脑后,第二节课的时候, 她确实没有再频繁的翻动试卷, 而是摆出了一副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态度开始认真做题, 这些试卷算起来也算是大同小异,每个类型的题目隔上一会儿就能遇到,她自觉再翻没什么意义,还不如认真做几套试题。

    延续了一百多年的习惯不是想改就能改掉的,之前频繁的翻动各种试卷让她对这套数学体系有了初步的认知,可她做题的时候,时不时的就会代入之前的思维,所以她做题并不比梁优雪快很多。

    而她现在也并不在乎这点,更为在乎的就是,一些数学题目当中,经常会带上一点数学界的小知识,这些小知识让她极为感兴趣。

    “斐波那契”数列是整十三世界意大利数学家斐波那契发现的,其中一组数被称为神奇数,具体数列为:1,1,2,3,5,8……即从该数列的第三项这数字开始,每个数字等于前面两个数字之和,已知的数列……

    斐波那契数学家。

    她记住了这个名字。

    再比如。在《九章算术》中有一个古典名题,“两鼠穿墙”,今有垣,两鼠对穿,大鼠日一尺,小鼠也日一尺,大鼠日自倍,小鼠日自半,问何日相逢?

    在她之前翻动的试卷中,《九章算术》出现的频率并不算低,里面的题目也都很有趣,她准备日后买来瞧一瞧。

    还有。在著名的汉诺塔问题中有三根针和套在针上的若干金属片,按下列规则把一根针上的金属片转移到另一根针上,第一,每次只能移动一个金属片,第二较大金属片不能放在较小金属片上方。,

    汉诺塔是人名还是地名?

    这样类似于寻宝游戏的过程让她颇为沉迷,这个世界的数学真的很有意思。

    两节晚自习结束后,一整天的课程也算是结束了。往常两人一听到下课铃声,要第一时间站起来朝外奔去,可今天洛叶不提,就是梁优雪好久没有认真上晚自习了,做了两节课的试卷和作业,听到下课铃声头还沉溺在那种情绪当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不由的甩了甩胳膊,“放学了吗,怎么这么快啊……”

    教室里空了一小半,有人依然在做题,有人在收拾书包,回家继续做题,就是他们已经是普通人眼中的学霸,仍旧不能懈怠,争分夺秒才是真的。

    而高疏此刻正是那些做题的人,他似乎被难住了,凝眉盯着桌子上的试卷,他不动吗,他同桌只好坐在了座位上,同样眼巴巴的看着试卷。

    洛叶还记得他,从周围人的态度还有上午的交集来看,他都是这些人当中数学水平找应该算是出众的,而且……

    她没从后门走,即便后门距离她更近,梁优雪没来得及叫住她,她已经站在了高疏身后。

    设整数N大于等于3,在圆周上有N+1个等分点,用数0,1,2……n,来表示这些点,每个数字给用一次,考虑所有的标记方式,若是一种标记方式可以由另一种标记方式通过圆的旋转得到,别认为这两种标记方式是同一个,若是对于任意满足a+b=d+c的标记数,a<b<c<d,链接a和d的点和b和c的点均不相交,则认为标记方式是“漂亮的”,设M是“漂亮的”标记方式总和,又设N是满足x+y小于等于N……

    草稿上画着一个勾勒了数条直线的的圆。

    这个数学题只看着题目叙述就极为复杂,她在心中计算了下,只觉得更为复杂。

    这是她今天看过最有意思、最复杂的题目了。

    她在高疏身后一动不动,眼睛盯着试卷,高疏怎么会没有感觉?不但是高疏,教室剩下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过来。

    其中高疏同桌和周月的眼神最为火辣。

    “有什么事情吗?”高疏道。

    洛叶道,“想要证明M=N+1,首先要注意的是,题目中的条件决定了圆周上的标记点间距是无关紧要的,决定相关的弦整是否相交仅仅是各点之间的次序关系。”

    这即便是一个证明题,还是几何相关。

    略微思忖,抓住了模糊的一点灵感,给出了一点思路。高疏闻言心神一动,“你知道怎么证明?”

    洛叶道,“知道一点。”想要把整个过程写出来需要时间,而且她也不知道她用到的定理他是不是知道。

    她伸出手,“把笔给我。”

    “对于{0,n}={0,1,2,3,……n}的循环数列,定义一条K1的弦为一条(可能退化的)弦……”

    “若是其中一的一条弦的两侧各有一条弦,则称圆的三条弦是顺次的……”

    “在一个漂亮的排列当中,对于任意的整数K,K1的弦是顺次的。这条定理可以由以下证明········”

    她写完这段话,把笔丢在桌上,“短时间我只能想到这些。”

    就算是这些也足够惊人的了,高疏的同桌嘴巴张大,几乎是瞠目解释的看着洛叶,他可是知道,高疏对着这道题至少一刻钟了,到现在还没解出来,洛叶居然只站了一会儿就解出来了?

    这种情形和上午有些相似,他没有着急反驳,而是立刻转头看向高疏,他是看不出来这思路对不对,就看高疏了。

    而洛叶此时已经是心满意足了,“如果有了完整的解题过程,记得给我看一下。”

    对着同样目瞪口呆的梁优雪道,“我们走吧。”

    “哦········哦!”

    等她们两个没了人影,高疏还盯着那几行字没有出声,同桌忍不住推了推他,“怎么样?”

    这到底正不正确?

    “还不能完全确定,不过正确率应该在百分之七十以上。”

    高疏眼睛还没有离开纸。而这个回答已经让同桌彻底呆了,“百分之七十……我的天,洛叶是怎么做出来的?”

    不对,重点是怎么做出来的?

    他忽然想起来了,“她今天买了好多试卷,是不是你在做的正好是她看过的?”

    “这套题有答案吗?答案和她写的一样吗?”

    这个猜测最合理。两次目睹洛叶做题,他仍旧无法改变自己根深蒂固的印象,只能从其他方向找答案。

    高疏没有说话,同桌接着自言自语,“如果这真的是为了接近你,我服了……”两次不可能全是凑巧,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巧合,更可能的是她背题了。就算背题让人觉得荒谬,还有漏洞,总比洛叶一夕之间变成个学霸更让人难以接受。

    而且如果真的背题了,那他只能说,高同学的魅力又上升了。

    而高疏这会儿总算把目光从试卷上移开,把东西收拾到背包里,“走了。”

    “我说这些话你听到了吗?给点反应啊?”

    他急忙追上高疏,两人很快就没了踪影。其他没离开的人面面相觑,“洛叶今天真的很古怪啊,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说其他,就是做出来了两道数学题——后面一道还是高疏都做不出来的,就足够让他们觉得古怪了,高疏的数学成绩从来都是全年级第一,最多和人并列,绝对没有跑到第二名去过。

    他做不出来的题,他们肯定也觉得够呛,而洛叶居然能做出来?

    世界仿佛都科幻了,这可比上午发生的事震撼多了。

    周月道,“能为了什么?你们不是已经听到了?你们不会不记得她之前的数学成绩吧?”

    “之前一副看不上我们所有人的样子,现在居然用这种手段……”

    周月没有说完,脸上却带上了几分不屑,把收拾好的背包背上,“——她难道不知道这种手段很快会被戳破的,没实力就是没实力,这可装不了。”

    体育课怎么办?这些科目必须要考,体育却没有说必须要考,这些学科加起来都没有体育课让她深恶痛绝,可以说她之前那么快速下定决心退学——在没有更强力的理由说服她既然留下上课的前提下,体育占据了很大一部分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