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网络测试地址 > 年年安康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来自己方的利箭

博悦娱乐官网下载: 第三百六十四章 来自己方的利箭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总之,除了必须要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马车会停下来,让大家都集中解决,其他的时候,大家都默不吭声的窝在车厢里,心里无一不在期盼着马儿跑快点,再快点!

    经历过胡乱,直面过凶残胡人的他们,是一点都不想再跟那些恶魔们碰上了……

    然而,车上的所有人还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离开的当晚子夜时分,正如安羽宁所料那般,凶残的胡人铁蹄,终是杀到了源江边上。

    这还不算,更无耻的是,这群畜生不如的东西,居然还选择了偷袭,可能是想秘密过江来着吧?

    但是他们都没有预料到,对岸的大岳昏君为了保命,居然能不顾他子民的死活,把所有渡江的船只,都收的收,毁的毁。

    无法过江之下,气急败坏的胡人心中愤怒之下,直接把江边那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们,当成了他们泄愤的工具!

    他们叫嚣着,砍杀着;讥笑着,讽刺着,藐视着……

    那些逃无可逃的百姓们,有些会水的,为了活命,不得已拼死一搏的就往江水中冲。

    他们冲进江水中的时候还想着,只要自己能熬得下来,能幸运的游过这条宽阔的江面的话,他们就能活,他们就能活!

    可惜啊,这些可怜的人们又哪里知道?

    最终夺取他们性命的,不是这条拦住他们生路,看着冰冷无情的江水,而是他们身后胡人的屠刀,以及对岸那密密麻麻的,来自己方的无情利箭……

    很久很久以后,安羽宁才从别人的嘴里,最终听说了源江边上的这场,最终染红了源江水,尸体都堵塞住了下游河道的大屠杀……

    据后来侥幸逃脱出来的幸运儿说,

    那一夜,金明城对岸的源江边上尸横遍野;

    那一夜,滚滚清幽的源江水,被血整个染红;

    那一夜,金明城中的百姓,甚至都能听到江那边传来的悲戚哭嚎……

    人命啊,是乱世中最不值钱的东西了……

    沿着江边一直顺流而上,安羽宁不知道的是,向上走一百多里地,源江对岸都有兵丁驻扎巡逻。

    为了安全起见,她没有在带着家人冒险渡河,反而是一直小心翼翼的往上游走。

    途中的时候,他们遭遇过好几拨小股的胡人;

    也机缘巧合的撞上过江上的水匪;

    更是在进入峡州府后,碰到了峡州府已经称帝的赵王,哦不,是‘惠帝’在大量征兵。

    当然,这些的磨难,在大家的团结一心下,也都被他们幸运的躲避了过去。

    最终他们走着走着,途经鸠鹚、庆阳,又往前赶了一段日子的路途后,一行人抵达浔阳。

    在浔阳,安羽宁一行终究是得以安稳的乘坐了大船渡河,成功的抵达了源江以南。

    眼下他们身处的位置,如果自己预料的不错的话,按上辈子的说法,这里应该是江西的九江,这辈子是大岳新帝控制的昌州府下的浔阳县。

    事态发展到现下,明明此刻她也可以带着家人往下游而去,去到金明城投靠陈伯伯,去那里安家,但是最终她却并没有这么做。

    不是为了别的,实在是眼下坐在龙椅上的这位,实在是无法让她信服。

    假若哪天再遇到什么危机的时候,难保这位自私的上位者,就不会把金明城的百姓,当成当成昭原城的百姓那样抛弃掉;当成前些日子自己听说过的,如江边上的那些无辜百姓们那般的牺牲掉。

    与其去金明城落脚,日日都要担惊受怕,那她宁可再择别地安居。

    他们不是什么能人,更不是伟人,人活一世,只求家人团圆,只求有衣穿,有饭吃的小富即安罢了。

    既然想有安稳的日子过,那么去哪里落脚?是得该好好的研究研究。

    为了防止自己独断专行的出错,安羽宁还特意询问了顾长年。

    而顾长年这位案首公,即便身为秀才,读过的书也很多,更是在很多杂记、山川地理志中,也对大岳国土的分布,对于源江南岸的地里情况,风俗习惯等等有所了解,却也统统都只是纸上谈兵罢了。

    再加上眼下都快要十月份了,他们从北地逃难而来,差不多都快要一年的时间了。

    在这期间,他们一路上都只顾着怎样保命,哪里还有闲工夫去看书?

    不要说眼下小媳妇问的这些问题了,便是那四书五经,他这么久的时间没有摸过,自己都生疏了不少。

    所以,眼下对于源江南岸具体的种种事宜,顾长年他自己都不能一言肯定。

    没有办法之下,在夜里过夜的时候,安羽宁拉着顾长年偷偷进了空间,二人把当初收进空间来的,那些属于顾长年的书都找了出来,忙活了半天,才算是找到了他们想要的山川地理志。

    看完这本山川地理志,安羽宁总算是放下心来,因为,她确定了自己猜想的果然没错。

    大岳朝的国土分布,还真就跟她上辈子所生活过的空间,有绝大部分的雷同。

    昌州府再往上游去,便是上辈子她的家乡岳州府了!

    如果可以的话,安羽宁自然是倾向于去岳州府的。

    不仅仅是因为风俗习惯,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心底的那点子思念,更是因为,眼下掌管岳州府、黔州府的上位者,口碑不错不说,在这样混乱的时局中,对方仍然坚守着做他的王爷,并没有跟风的称帝。

    明明他要是称帝的话,就以他的名声,那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老百姓们说不定还会欢呼雀跃的拥护他。

    可这位安王并没有这么做,虽然说,对于新帝,他这个皇叔是听召不听宣,可总归没有跟新帝撕破脸不是?

    这也就使得安王治下的黔州与岳州,哪怕毗邻新帝的昌州,两者却也相安无事的和平共处着,使得两方的百姓都能免于战火争斗,能够安居乐业。

    这对于安羽宁他们来说,就算得上是一片净土了!

    自从经历过了阳帝事件,安羽宁深深的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便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所以这位安王为人到底如何?安羽宁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不会跟风评价。

    哪怕她并不知道,这位安王,最终会不会一直都这么贤明下去?

    也不知道,这位安王,最终会不会跟新帝撕破脸的一争天下?

    她只知道,此时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这就够了!

    大家此时去往岳州定居,自己安心,家人也安心,那么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