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网络测试地址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百五十三章:酒宴

博悦娱乐手机版网页: 第一百五十三章:酒宴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诸侯之中以南方诸侯为最强,当初陪同桓王一同征战天下的将士、部族、大多分封与南方,而北方则存在着不少轩辕国灭亡之后投靠过来的方国之主。

    这些投靠过来的方国,基本都是以氏族部落为体系的小国,隔着一条大河,大桓也很难有效的管理控制他们,支撑起整个大桓的,自然就是大桓体制下的卿族、巫祭、巫士和南方的诸侯们。

    诸侯、方国、部落之间经常发生混战,数十年下来,有些国家灭亡了,又有新的国家在其中诞生,一些新的氏族部落也不断诞生,且往着北方迁徙,大桓王朝的属国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

    这一次前来朝贡的大大小小邦国部落之主,目前已经超过了一千人,就可以知道目前大桓内部局势的复杂,加上他们携带而来的人,整个埙都都变得热闹拥挤了起来。

    贾国伯和青国侯是开国诸侯,常年位居南方,此次得到王召前来王畿,三位从南方跨越数千里而来的诸侯,面见了桓王之后,都被安排在了丽池居住。

    丽池属于当建王宫时,王所居住的别宫,整体虽然比不上王宫大气磅礴,但是却华贵无比,平日里并不对外开放,只有最尊贵的客人抵达王畿的时候,才会被安排在这里。

    而此刻,这里却在举办着一场盛大的酒宴。

    举办酒宴的,自然就是青国侯青阳,而与会的,则是一些青阳熟悉的大桓贵族,数十年过去了,在这个平均寿命并不长的时代,他们认识的人也剩下不多的,来参加的有着不少老头子,带着他们子女后辈。

    十几名乐者捧着黑色的陶埙吹奏着,身后的几名女乐人捧着铜锤,小心翼翼的敲打着编钟,在大堂的中央,还有来自于北方方国的女子,演奏着从轩辕国流落出来的长琴。

    满堂宾客沉醉在悠扬的乐声之中,酒香肆意,放浪形骸。

    方修坐在一场精美的案桌前,身后则是一排刷着红漆的柱子,宽敞的大厅之内铺着红色的布匹,印着花纹,

    身旁是一位穿着浅白色朴素的女姬帮他斟酒,桌子上的铜鼎之内有着肉汤,方修却一口未动,只是对那埙都的美酒感兴趣。

    盛酒的杯子白陶杯,天然烧制的花纹,白色纯透,叩之发出清脆的响声,清澈的酒水听说是桓王赏赐下来的美酒,平日只用在祭祀之上。

    方修丝毫没有形象的躺在女姬的怀中,端着酒杯一杯接着一杯,看着台上的的歌舞换了一曲又一曲。

    因为方修被安排坐在了最前面,对面就是贾益和腾国国主升,上一次被留在了山海界的人,此刻已经头发花白,显露出一副老迈之态。

    下面人都对着方修的身份议论纷纷,有人认出了方修就是那个埙都学宫的夫子,但是大多数在场的并不知道方修是谁,为什么能够坐在那个位置。

    数位大汉涂抹成巫祭的模样,手持着武器在场内演了一场搏杀战戏之后,酒宴的气氛高涨,进入了高潮,上首的青阳突然看向了方修。

    “听闻丰夫子上至天文地理,古今往来,游遍山海,不知道今日能不能在这里显露一番!”

    青国侯这一开口,就看见台下的宾客全部看向了方修,尤其是一些埙都内年轻权贵,他们也想要看看这个看起来和他们差不多大的男子,传说之中的埙都学宫夫子,到底有何本事。

    正沉醉在酒香软玉之中的方修,微微眯着的眼睛陡然睁开了一些,两只手指夹着的酒杯却没有丝毫放下的意思,看着青阳戏谑的眼睛,就知道这家伙想要戏弄自己一番。

    甚至对面的贾益也哈哈大笑的拍起手来,起哄一般的大叫道:“好好好!这个正好!”

    方修眼中精光一闪,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既然如此,那我就送青国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如何?”

    贾益一愣:“美人在何处?”

    方修坐直了身子:“看我这就请出美人来!”

    方旭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纸,以手作剪,剪出了一个人形,吹一口气,立刻看到一股白色的影子从方修的嘴巴吹入了那符纸之中。

    符纸随风而起,漂浮半空之中,顷刻间幻化成了一个明眸皓齿、冰肌玉骨的美人儿。

    她穿着一身轻薄如翼的纱衣,纱衣重重叠叠,半透明的纱衣绣有凤纹,柳叶眉下一双眼睛如同秋水一般扫过,让在场的男子不由得感觉到全身酥软,就连女人,都露出了嫉妒的目光。

    酒宴一下子变得更加火热,不少人都骨掌叫好,甚至台下还有吏将这一幕记载了下来。

    幻术不奇怪,但是如同玄妙精致,栩栩如生的幻术,连巫祭和修士也无法轻易看穿,可以称得上是超绝了。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方修端起酒杯之中的酒,往空中一泼。

    “接剑!”

    酒水在空中凝结,化为了一柄华丽的剑,落入了那倾国倾城的美人手中。

    美人舞剑,伴随着乐声埙声,在编钟的敲奏下而起,剑光穿梭,如同明月之影,羽衣飘洒,就如同画中的天宫仙女走了下来。

    台下的宾客简直都看直了眼睛,仿佛此刻完全被那女子给迷住了。

    连台上的青国侯也不由得鼓掌:“真的是……好厉害的幻术!”

    而此刻那女子突然收剑,看向了台上的青国侯,如同一阵风一般跃起,持剑朝着青国侯而去。

    这一剑,如同天外飞仙,凌冽的剑光从其掌间散落,照亮了整个大殿,对准了青国侯刺去,剑光从青国侯的耳畔擦过,一缕长发随之掉落。

    “不是幻术?”

    青阳一下子惊呆了,伸手夹住了长剑,甩手一抖,就看见摘下了长剑,另一只手一按桌子,一阵强烈的波动冲击了出去,整个大堂之内都挂了一阵风。

    而持剑的美人一个翻身,直接被震了下去,就算如此,其也没有消散。

    这一下,不仅仅青阳、就连在场的贾益、巫祭、巫士都惊呆了,一下子站了起来,看向了方修,丝毫不明白这到底是何等手段,更为方修的大胆而不知所措。

    “哈哈哈哈哈哈!”

    “青国侯!不知我这美人如何啊?”

    而这个时候,躺在女姬怀中的方修,突然肆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伸手探出,长袖一甩,就看见那美人终于化为了一道纸人,附在其身上的灵鬼也一同被方修收回,落入了方修的袖中。

    而青阳手中夹着的长剑,终于也化为了一滩酒水,融化在地上。

    这个时候,对面的贾国伯也一同大笑了起来,松开了左拥右抱,大肆搜掠的双手:“青国侯!刚刚可是有些狼狈啊!”

    青阳哑然失笑,不自觉的击掌:“丰夫子真的是好手段!”

    “来!为丰夫子!也为他赠与我的美人开怀畅饮!

    此刻,呆滞的众人,顿时也跟着一起哄笑了起来。

    入夜,宴散人尽,大堂之内点起了烛火,将内部照的灯火通明,只余下方修、贾益、青阳、腾升四人。

    方修和青阳闲聊了几句,青阳调笑了几句方修在埙都内当起了夫子的事情,方修则调笑刚刚青阳的狼狈。

    随后,方修看向了贾益:“贾国伯,你还真的敢过来啊!”

    在山海界,他们都会使用山海界各自使用的身份和称呼来称呼对方。

    贾益丝毫不明白方修在说些什么:“为何不敢来?”

    方修哈哈大笑,眼中仿佛带着一丝醉意,端着酒杯朦胧的说道:“三月前,埙都祭巫神,我远远看到了站在台上的大巫祭,你们猜猜,我看到了谁?”

    贾益:“谁?”

    方修玩味的看了一眼贾益,嘴角抿了起来:“当然你最担心碰到的那个人。”

    原本闲情逸致、轻松洒脱的贾益和青阳,一瞬间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方修这样一说,他们俩当然就明白他说的是谁。

    青阳立刻坐直了身子,贾益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青云老贼?”

    “三羊观青云道人?他也在埙都?”

    “我们都在埙都,他为什么不能也在埙都!”

    青阳和贾益的脸色都大变,对于这个敌人,他们说不上畏惧,但是却可以说是忌惮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