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官网注册网址: 62.五局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不足50%显示防盗章48小时  跳发扣球需要绝对的力量, 在男排里用的比较多, 女排更倾向于跳飘球, 一种力道不大,但是因为球身旋转,球路难以琢磨的任意球。求其是在大赛里。

    跳发相当不好练,因为失误率奇高。在力量和速度下,难以控制球的准确落点,出界是常事。还耗费体力。如果速度不够, 无法攻破对方一传,那就更没必要了。

    但是从夏风刚才的一球就可以看出,她是一个职业人士。起码有职业的水准。

    需要用多长时间,才能把动作苛刻到这个地步?

    杨齐脱下了脚上的鞋子,放在手上拍了拍,叫嚣道:“实验的!于文兄, 我就等你的舔鞋了!谁帮我把鞋拿厕所去加点味儿?”

    旁边兄弟恶心道:“你这鞋不要了啊?”

    杨齐:“一双鞋而已,比得上舔鞋的终极荣誉吗?!”

    实验的人脸色很差,暗骂了一句。

    “得瑟什么啊不就一球吗?排球失分多正常点事!闭嘴安静看着行吗?!”

    此时夏风已经准备好发第二球。

    周围一阵欢呼,学生们大声喊着三中的名字, 并且给对面致以嘘声。

    拉拉队虽然不够格,但起码做到了够吵。

    不可否认的是,客场作战有许多不利因素, 对于没什么比赛经验的对手来说, 环境氛围就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在这种一边倒的形势中, 保持足够的冷静绝对不容易。

    实验的几人表情严峻, 撇了撇嘴,情绪已经被干扰,有些烦躁。然而比赛才刚刚开始。

    夏风将球在手中旋转,不动声色地盯着他们几人的站位,

    对面于文在刚才主动往边线处移了一点,让九号补上,扩大自己的防御范围。

    按照杨齐的科普,九号,副攻,擅长接发高速球。

    她干脆瞄准九号,抛球起跳。

    同样是起跳发球,这次的发球姿势明显比较保守,果然,飞出去的球速也不快。看上去轻飘飘的毫无威慑力。

    就见球飘过网,九号骂了一声,快速往前一步去接,等球距离近了的时候,又迅速后撤了一步。

    最终那球在他手臂上段弹了一下,没调整好角度,直接飞出界外。

    吃瓜群众只觉得他走了一个极其风骚的走位,然后弄丢了球。

    杨齐吹了声口哨,揭过旁边的比分牌。

    连下两分,尖叫声比之前更盛。尤其是(1)班的学生,毫不吝啬地一阵狼嚎,带头喊道:“夏风加油!”

    其余学生这才回过神来,交头接耳道:“这是谁?怎么没穿我们的校服?是我们学校的吗?”

    “没听说过啊。”

    “校队里肯定没这人。”

    “和男生打的也那么厉害?”

    体委叶阳指着夏风道:“转学生,我们班的!高二一班谢谢!”

    旁边的女生说:“对面连那球都接不到?看起来不难接啊。就这水平还敢上门单挑?”

    猴子嘿嘿笑道:“接不到的,他没捕捉到球路。”

    女生:“什么球路?”

    “跳飘球的球路是会变化的,不仔细看可能看不清楚,要接球的时候就很明显了。速度和角度因为球身旋转发生变化,看起来像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跳飘球不好接,尤其是没训练过的人。”杨齐说,“实验的人就没怎么练习过跳飘球。”

    女生惊呼道:“啊?那不是传说中的超能力球吗?”

    猴子:“……”

    杨齐:“……”

    夏风再发了一次传说中的超能力球。对面围观的学生已经偷拿出手机进行拍摄。

    这样仔细观察的话,球路的震荡还是很明显的。尤其是过网急坠前行的那一段。一声声“卧靠”不绝于耳。

    夏风这次瞄准的是边线。接球的三号见球朝自己飞过来,位置比较冒险。他没有接球的信心,于是朝旁边主动退了一步,喊道:“出界!”

    后面学生立马跟着嚷嚷:“没有!我们刚刚都拍下来了!”

    他们倒退视频,翻出了刚才落地时的截频,给对方看。

    从后排角度来看,球身擦线落地,但是没有出界。

    确认无误,杨齐大笑着将比分改成3:0。

    实验那学生抬手揉了把脑袋,一脸郁闷地走回球场。

    “咦——”

    后排学生们当他们抵赖不掉,竖起中指齐齐奚落。

    被连下三分,实验有些淡定不了。夏风的发球水准远超他们想象。

    发球是不能拦网的,所以发球也是最强有力的攻击。

    “不要被他们影响,好好看球,然后接起来!”于文大声吼了一句,将队友的情绪调回来。说道:“没有第四次了,同志们打起精神!对于不明显的擦线球能接就接,对方的控球能力应该很不错,我们不冒险。”

    众人应了一声。

    实验重整旗鼓,等待夏风的第四球。

    三中的队伍现在很兴奋。

    旁边一米八的那个副攻对她挤眉弄眼,说道:“大神,你先我们这里下了六分,怎么也得跟他们拿个七分,才能证明我们的水平更高一筹。”

    夏风笑了一下,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再次起跳发球。

    依旧瞄准的是九号,飘球。

    排球界比较神奇的规律是,喜欢接发高速球的人,一般接发飘球的水准都不怎么样。

    九号紧紧咬着牙。他盯着球的轨迹,冷静下来判断方向,最后单膝滑了出去,勉强将球接起。

    一传半到位,稍偏,但是球击打的够高,给了二传调整适应的时间。实验的队伍借此组织了一次强攻。

    他们太憋屈了,无论是啦啦队的客场压制,还是被一个女生连续三次发球得分的现实。如果再不打破这种魔咒,他们的队伍真将迈上败北的道路。

    个人状态在体育竞技里是那么重要,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个人来破解僵局,队长就是为此存在。

    于文嘶吼一声,起跳扣球。

    那球打的相当用力,带着凌厉的杀气,连他额头的青筋都可见地爆了出来。

    他脑海中的想法清晰且明确。

    拿下她!击溃她!结束她的发球局!

    男排的可看性比不上女排,很大一个原因就是男排力量性太强,防守艰难,很少打起拉锯战。基本一个扣球后就能结束了。

    于文扣球的时候,三中前排负责拦网的三人立即就感受到了,那股强势的威压,力道绝对不小。

    他们一起起跳,然而还是慢了一拍,球突破了他们的防御,在上方打了个斜角。

    二号指尖摸到了球。

    没有拦下,一次触球。

    球从他们的手臂旁边穿过,直直向下。如此高速短距离的坠球,却没有如意料中的落地。

    于文的身体慢慢下落,透过空隙看见那个忽然窜出来的人影,瞳孔微缩,脸上闪过一丝讶异。

    正正站在落球点附近的那位男生也带着一丝茫然。他被夏风推了一把,撞到这个斜线落点位置。眼看球已经过来了,来不及多想,直接上手接球。

    球被救起,弹起一个弧度,精准地传向中路进攻线。

    夏风抬头,两人正好四目相对。于文一眼望进对方清澈的眼睛里,心脏猛得跳了一下。

    他刚才的攻击被看穿了。

    这人是变态吗?

    此时三中前排位置主攻招手:“这里!”

    实验所有人盯住球,跟随主攻的位置准备拦网。

    夏风后排起跳,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没有二传,就着刚才那个球直接一个扣杀。

    后排进攻,空网得分!

    4:0!

    杨齐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

    一只脚迈进了胜利的大门,一只鞋迈进对手的嘴里。基本拽不出来了。

    他插起腰,一脚踩上椅子,在旁边得意忘形地大笑:“哈哈哈哈!蝼蚁!全是蝼蚁!”

    之前为了救球,旁边几人匆忙鱼跃前扑,撞在地上的声音清脆响亮。

    几人抬起头望向对面,夏风正一副睥睨众生的眼神看着他们。几人恨得牙痒,抬手捶地。

    “交流一下情报吧,尽快收起你们身为男性的骄傲。”夏风习惯性地按着指节,淡淡说道:“在今年夏天以前,我打的位置就是主攻。但我们球队的特色是防守,所以我还会打包括自由人在内的各个位置。而今年是我打排球的第十一年。”

    于文愣愣看着她转身离开。

    夏风再次站上发球点。

    这次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是闪闪发着光的。

    我擦,这是真牛逼啊。

    杨齐接着说:“他会让你上讲台上罚站,监督同学,促进友谊。顺便帮他擦黑板,方便他讲课。”

    夏风:“……”

    对于青春期的同志们来说,所有的悲剧都是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友好桥梁,难友杨齐在萎靡一天以后,终于有了心情询问新生状况。

    他用手肘撞了撞她,问道:“你从哪儿转过来的?”

    夏风看着自己的脚尖:“日本。”

    “日本?”杨齐说,“中文讲的很溜啊。”

    夏风嘴角微抽,还是说道:“只读了三年。”

    杨齐说:“这闲的蛋疼不是。”

    夏风淡淡道:“日本有个医生,我妈经人介绍去做治疗,手术复健,用了三年。”

    杨齐抬手摸了把脖子,不自在道:“哦。”

    他们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偶尔偏头去听一下教室里的讲课声,然后压着声音猜里面在说什么。反正也没人看着,干脆盘腿坐下,静候下课。

    磨了半节课的时候,隔壁办公室批作业的老班停下笔,端了个水杯出来巡查,一出门就看见了他们。悠悠踩着步子走到他们面前,绕来绕去,啧啧称奇。

    “这又是什么新组合?半个多月不回来,一回来就招惹老师?”老班拍了下他的肩,“你们两个,怎么了?”

    杨齐站起来,举手道:“报告老班,我们在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

    老班:“什么错误?”

    杨齐:“没能以最饱满的热情,和最诚挚的态度,迎接我们的英语课程。对不起,我错了。”

    夏风喊口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杨齐跟着喊口号:“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态度不错啊。”老班“嘁”了一声,负手往前走去:“跟我过来。”

    老班领着两个学生走到前门,抬手轻敲。英语老师过来开门,就听他低声道:“王老师啊,是这样的。现在已经高二了,学生的学业很紧张。他们调皮的确是可以罚的,但是不应该不让他们听课。没干扰到其他学生,也交了学费的是吧?咱们可以换个方法。”

    英语老师尴尬地点了点头。

    老班抬手一挥,朝二人示意:“滚回去,都好好听课。”

    二人从空隙里溜进去,小跑着回到自己座位。

    英语课基本上没怎么听,王老师的上课套路也基本就是,做题,念题,讲题,下课。冗长而无趣,不如多背单词有用。

    一直到早上课程全部结束,雨也没停。众生浑浑噩噩,精神异常困顿,在铃声响起的时候,发出一声愁苦的哀叹。

    因为下雨,连去食堂的激情都没有了,教室里的人比昨天要多一些。

    杨齐掏出手机,邀请前排的兄弟们打游戏。旁边的夏风打开背包,从里面抓了一个排球出来。

    刚开始载入的杨齐偏了下头,看见那个熟悉的蓝黄球,忘了登录,视线跟着她走到教室后排。

    体育生……原来也是练排球的吗?

    可是他们三中压根儿就没女子排球队啊!

    夏风在练习自垫自传。

    将球抛上头顶。上手接球,然后下手垫球。是很基础的排球训练。

    她基本贴着墙面站立,而且抛球的幅度很小,避免干扰到其他人,当然现在这个时候教室里也没什么人。

    杨齐看了一下。她的自传姿势非常标准,手腕直立,手掌包住球身。无论是隐蔽性还是控球力都无可指摘,从她稳定的站位就可以看出来。

    就是……太矮了。

    杨齐问:“自由人?”

    夏风:“不是。”

    杨齐:“哦。”真可惜。

    排球在中国是巨人的天下,要知道国家女排队的平均身高直逼一米九。一米七的身高,只能打打自由人。二传跟主攻都太矮。她这种的,需要奢求一下二次变态发育。

    这么明显的身高差距已经很难用技术去弥补了。

    陆续有人回来,看见她在打排球都惊了。放缓脚步在后面看了一会儿,又偏头去看杨齐。见他只是用心玩手机,心无旁骛的样子,于是没有出声,默默走回自己座位。

    午休时间是很长的,但夏风从来没有午睡的习惯。这段时间她都很精神。

    张佳回到教室,看见她再打球,脸色发白。走过来对着她语气不善道:“喂,别在教室里打球。”

    夏风看了眼时间,没有回答,只是将东西收起来,在后面开始练习垫球。

    张佳不避讳地大声说了一句:“怎么那么讨厌呐。”

    她同桌扭头不解道:“你干嘛这么讨厌她?火气好大。”

    张佳冲道:“怪我咯?”

    同桌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抽出本子写自己的作业,也不再管她。

    到午休时间的时候,夏风收了球。回到座位上。又从书包里抽出一条毛巾,开始仔细擦拭手上的排球。

    杨齐收起手机,随口说道:“我怎么觉得你很紧迫?”

    说完又自己马上接了一句:“哦对,玩体育的就没不紧迫的。”

    排球手的运动生涯是很短暂的。

    中国体育事业竞争激烈,多数人一辈子都在替补的席上,直到退役都没有一个上场的机会。

    夏风之前留学日本,在中国没有排球经验,如果要走排球这条路,已经比普通人落后了好几个台阶。

    一件错过没有重来,等待没有第二次的事情,怎么可能不紧迫呢?

    夏风仔细地擦干净球,将它塞回包里,问道:“那打排球吗?”

    随着她这句话,整个教室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

    夏风仿佛没有察觉到,继续说:“我想找个人接球。也想找个人陪我练接球。”

    “嗯……”杨齐沉吟片刻,说道:“最近不想打球。”

    “嗯。”夏风说,“那什么时候想?”

    杨齐甩着手里的笔:“不知道。没什么意思。”

    夏风:“打打就有意思了。”

    杨齐笑道:“我球打的不好。”

    夏风:“我看过你的比赛。”

    杨齐终于沉默了,只是定定看着她。

    张佳受不了了,站起来喝道:“我说你听不懂人话吗!”

    杨齐有些许的愣神,片刻后拍了拍自己的左肩,说道:“上场比赛的时候受伤了,高强度的运动暂时不能打。反正也就这样,我决定以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告别排球。”

    “那好了以后呢?”夏风顿了顿问,“那你就不打球了吗?”

    对于运动员来说,就算伤势能完全恢复,心里上可能还会有一定的障碍。而且在他这个年纪,在出现几年的空档,打什么呢?

    他现在只想静静,未来的事情他不知道。

    “喂!”张佳几乎是吼了,“你要打就自己打,干嘛非得拉着人家?排球还有男女双打啊?”

    夏风看着杨齐的侧脸,一字一句道:“网球的时速可以达到两百多公里每小时,男子最高速度有两百五十多公里。棒球的投掷时速可以达到一百六十公里,排球体积较大,发球时速相比起来也只有一百多公里,但是在正式比赛中,短距离接球,同样具有很大的危险性。那又怎么样?玩体育危险是第一天知道的吗?运动员的人生本身就是在和青春和健康做斗争。能够走到最后的人都是幸运的人。”

    “你不是在知道现实的情况下才打球的吗?”夏风抬起头说,“这不是你想持续一辈子的运动吗?”

    那时候夏风还不叫夏风,父母离异之前,她跟着她爸姓。

    他们互相住在隔壁。杨齐好不容易找到个能陪他一起打球的高个,经常会来找夏风。

    他穿着条短裤,在她门口高喊:“打球啊!我们缺人了呢!”

    夏风捂着半张脸,泪道:“我不去了。我被我妈揍了!”

    杨齐抱着球问:“为什么啊?”

    夏风:“她说打球不好。”

    杨齐握着拳头说:“哪里不好了?打球多棒!”

    夏风说:“容易受伤,还没前途,什么都不好。”

    她母亲曾经就是一个职业运动员。

    抛弃了一切,怀揣着梦想跟希望,走上体育这条路。她以为这个只看实力的领域,是最公平的地方。但原来不是。有一些是努力和天赋也决定不了的事情。

    伤病退役,名利没有,荣誉没有,唯一留给她的只有一身顽疾,还随着时间转逝越加严重。

    人生仿佛陷入无尽的失败,她却只能自己徒手继续撑着往上爬。

    她曾经有过多大的希望,曾经有过多浓厚的热爱,现在就有多少的悔恨。命运的不公偏偏就降临在她身上。她觉得是体育夺走了她的人生,所以千百般不愿意夏风继续走上她的道路。

    杨齐那时候说:“不会啊!打排球的话,我一辈子都会喜欢!一辈子都会喜欢的事情多厉害啊!”

    夏风也觉得很厉害。

    当时她不见得有多喜欢排球,但因为杨齐的这句话还是一直打下来了。打到现在,她依旧不算很喜欢。日常充斥着都是各种令人崩溃的训练,可是她觉得,不管过程多痛苦,这大概是唯一一件,哪怕做一辈子她也不会厌烦的事情。

    也许这就是喜欢吧。

    是她可以做一辈子的事情,比起热爱,更像是习惯,像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少了它就不完整了。和未来会怎么样没有关系,和自己的前途会怎么样更加没有关系。

    可是她离开太久,就像杨齐已经不记得她一样——

    “你的梦想,也被时间窃取了吗?”

    你的梦想也被时间窃取了吗?

    他紧了紧手指,因为这句话心口说不出的酸涩,还是没有说话。

    夏风拿出自己的作业本开始刷题,也不再说话。

    教室里只剩下令人窒息的沉默。

    片刻后四周传来沙沙的写字声,还有几人小声的讨论声。一切又恢复正常,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一直到放学,杨齐都没再跟夏风说过话。后座的气氛简直就跟被冰封了一样。

    两人手里攥着笔,盯着桌面上的册子,手劲贼大,疯狂划拉。

    前排学生路过,被他俩那不共戴天的气势给镇住了。

    作业犯了什么错?它连个宝宝都不是!

    张佳扭着身子,看向教室后排。手指收紧,笔头上用于装饰的一个兔头被她掰了下来,滚到地上,而她浑然未觉。她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快十分钟了。

    她的同桌叶阳夸张叹口气,把断裂的小兔子捡起来,在她面前晃了一圈:“我说你别多管闲事啊,不然杨齐肯定会生气的。”

    张佳从他手里抢过东西,忿忿道:“他生气关我什么事,不都是他自找的吗?”

    “对啊对啊,所以你别乱弄啊。”叶阳说,“我说你们女生怎么那么事儿逼呢?要不来个干脆的,打一架分胜负。”

    “滚!”张佳没好气道,“她又排球打的多好啊?得瑟什么呀?真不把自己当外人。懂个屁!”

    叶阳耸肩呲了一声:“女生之间的友谊真可怕。”

    杨齐心里一团乱,他偷偷看了眼旁边的人,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下午放学的铃声响起来以后,夏风拎起自己的包,先行走出教室。

    刷卡出了校门,沿着笔直的街道向前小跑,脑子还里在出神地想事情。

    光影从林荫道枝叶的缝隙间透出,拂过她的脸颊。

    往事像流水一样在脑海中淌过。

    她一直忘不掉那个人,现在回忆起来,觉得还是那样清晰。

    热情,天真,毫无畏惧的勇气,他有着自己想要的一切,仿佛什么困难都无法阻止他的脚步。而她也一直以此鞭策自己,永远会有一道背影在前面指引她。

    无论回忆多少次,无论多少次,她都无比感谢杨齐那个时候邀请自己打排球。

    她那么迷惘的时候,没有人告诉她应该去做什么,抓住了排球,就那么义无反顾的走了下来。

    有人说竞技运动员的人生是残酷的。除却天分,努力,支持,更重要的是运气。

    她得不到母亲的支持,连运气也是一向背得惊人。

    她一直觉得那些能走到最后的,杨齐肯定会是其中一个。

    可是她错了。

    也许真的是她错了。今天说了句那么自以为是的话。

    夏风脚步一顿。要不回去找他道个歉?

    她迟疑片刻,见走出来也不远,又转身回去。

    夏风一向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脑子里装太多事情,容易失眠。

    回去的脚步轻快了不少。

    夏风忽然想到了那些个风雨无阻,在母上胖揍下依旧顽强斗争,坚持打球的日子。不禁笑了一下。

    在她背着包往教室走的时候,从操场的方向走过来一群学生,互相推攘着也在往教学楼过去。

    几个明显不是他们三中的学生,身上还穿着隔壁学校的衣服,但这个距离夏风也看不见上面的字体,应该是隔壁实验高中的。另外几个倒是脸熟,就是三中排球的那几个家伙。

    这群外校生太显眼,动静也大。这时候路上还有不少出来吃晚饭的学生。他们怕自己学校的人受到欺负,默默围在旁边,等待随时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