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网络测试地址 > 掌家小农女 > 第二四一章 对,你说什么都对

博悦娱乐封了吗: 第二四一章 对,你说什么都对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被展家老夫人和小吴氏养成的斯文小少爷展宏图,此时书生巾歪了,外袍也脱了,只穿着短袄和长裤,鼓着劲儿在大牛和刘诗青身后狂追,这三个小家伙前面是遥遥领先的大黄,大黄这厮似乎没有一点欺负孩子的感觉,绷着身子跑得那叫一个嚣张。

    小草和刘诗雨、秦二妮儿等一堆小萝卜头拍着手地给他们鼓劲儿。

    看着一狗三人从自己身边一阵风地跑过,小暖摸摸下巴,忍不住地笑。

    “姐!”见到姐姐回来了,小草张着小胳膊欢呼着狂奔过来,“姐姐!”

    小暖张开胳膊把她接住抱起来,“这几天咳嗽没有?”

    “就小小地咳嗽了几声,姐,小草好想你!”小草把脑袋埋在姐姐的脖子边,紧紧搂着,小暖的心顿时软得一塌糊涂。

    几个小家伙跟着围过来,小暖单手拍了拍大牛越发厚实的肩膀,“不错,跑得越来越快了,没准明年就能撵上大黄了。”

    被小暖表扬后,憨厚的大牛笑得开心极了。

    大黄不依地汪汪叫了两声,小暖又摸了摸它的脑袋。展宏图也凑过来叫了姑姑,小暖帮他正了正书生巾,“等图儿的病全好了,一定能跑得更快。”

    “嗯!”展宏图用力点头,早就在旁边候着的徐妈妈赶忙过来给他擦汗。

    秦二妮儿也蹭过来,“小暖姐……”

    小暖捏了捏她胖乎乎的小脸,“你爹回来没?”秦二舅已经步入正轨,接下两家店的总库房,能帮着信叔分担些工作了。

    “不知道。”秦二妮儿摇头。

    阿妞刘诗雨也蹭过来,眼巴巴地看着小暖。小暖也揉了揉她的脑袋,“阿妞长得越来越漂亮了。”

    见她们都被表扬了,一堆小萝卜头围过来期盼地望着小暖。小草的姐姐可不是一般人,她是村里最厉害的人,大人们都怕她,所以她现在成了村里娃娃们心中的大英雄。

    小暖挨个捏了一遍,就见陈祖谟陪着云清先生出来了,见到小暖,陈祖谟额头的青筋就蹦了出来。

    村人人见此都安静下来,兴奋地目光在小暖和陈祖谟这对冤家父女之间来回穿梭,等着看热闹。

    小暖笑呵呵地抱着小草给云清先生行礼后,也冲着陈祖谟点了点头。

    见小暖没有给他难看,陈祖谟心里紧着的那个弦总算松了松,知道今天不用丢人了,脸上便有了笑意,“小草的身体好多了。”

    小草不愿见爹爹,干脆转了个身给他看后脑勺。

    “是。”小暖应了一声。

    “看来你郡母送过去的燕窝,起了大用处。”陈祖谟满意地点头。

    靠……!

    给了他脸,他还想蹬着鼻子上脑袋顶是不!

    还不等小暖说话,小草就气呼呼地开口了,“郡母送过来的燕窝是坏的,郎中不让吃。”

    村里人瞪大眼睛,目光里闪着兴奋,这可是大事儿,又热闹了!

    小暖拍了拍小草的背,“小草年纪小说话直,爹别生气,郡母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绝不可能!”陈祖谟的脸立刻就黑了,他的夫人岂会做出如此上不得台面的事,不可能!

    “是。”小暖也不跟陈祖谟吵,他说什么便是什么,“绝不可能,是郎中乱说的。”

    陈祖谟被她气得仰倒,云清先生眼里满是笑意,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滑头了,“暖房里的芹菜能吃了,小暖去割一些带回家,前几日你娘还说等你回来吃饺子呢。”

    小暖笑眯眯的,“先生今晚也吃饺子吧,等我娘包好了就给您送过来。”

    “好。”云清先生也不推辞,笑呵呵地应了,陈祖谟在旁边站着异常憋屈。

    小暖去热腾腾的暖房割了一捆半尺多高的嫩芹菜,带着两个妹妹和一个侄子回家了。

    秦氏见到大闺女十分地高兴,立刻挽起袖子带着翠巧和岭嫂包饺子。人多好做活,不大一会儿,薄皮大馅的猪肉芹菜饺子便包好了,小暖带着绿蝶,亲自给云清先生送到茶宿中。

    没想到先生院里除了陈祖谟外还有两位客人,端着三十几个饺子的小暖有些不好意思,“我这就回去再端一盖帘过来。”

    先生也不客气,“替我跟你娘说声道谢。”

    小暖去暖房又割了些芹菜带回去,把娘包好的饺子端了六十个给云清先生送过去,陈祖谟一扫小暖端过来的饺子数就知道没有他的,脸都气黑了。绿蝶则看着云清先生的院里的两位客人,觉得有些眼熟,似乎是在京城的什么地方见过。

    小暖才懒得管他,转身美滋滋地回家吃饺子。一如不见如隔三秋的娘儿三个饭后凑在一起闹腾,大黄也钻进来,趴在炕沿上看着。

    前一段日子小草身体不好,大黄硬要在屋里守着,秦氏便在地上给它铺了个厚厚的隔潮垫子当窝。小草好了后日子越发的冷了,大黄多睡在屋里。

    待妹妹睡了后,小暖看着地上睡得安安稳稳的大黄,忍不住笑了,“家里有张冰和岭嫂在,大黄都不用守夜了,这日子过得真舒坦。”

    大黄的耳朵动了动,把鼻子藏在腿间,假装没听见。

    小暖……

    秦氏笑道,“莫说大黄,家里有这么多人,娘也快待废了,你摸摸娘这腰上也长肉了。”

    “娘原先太瘦,早该长点肉了。”小暖抱着娘亲软乎乎的腰,赖着不肯起来,“娘才没有待废呢,暖房里的菜长得那么好,家里也井井有条的,都是娘的功劳。”

    秦氏心疼地揉着女儿略僵硬的小肩膀,“娘干的这点事儿跟你比起来能算什么,这几日在忙啥呢,累的都带相了。”

    小暖美滋滋地给娘讲她做的事,一桩桩一件件,她怎么考虑的,为什么要这么做,讲得明明白白,为的就是让娘从中体会她的做法,“所以,咱们又多了三个铺子一个庄子!”

    没想到女儿这几天干了这么大事儿,秦氏听得心惊肉跳,先问了三爷的伤势,才兴致勃勃地问起田庄的事儿,“就是咱们西边的宁家庄?”吴恙的娘亲姓宁,她的陪嫁庄子自认跟她姓。

    “娘亲错了,它现在是咱们的,该叫秦家庄。”还有什么事比自己挣回了家当,让家里人跟着欣喜更开心呢。小暖忙了这些时日,这一刻才真真正正地感受着欢喜,不用藏着掖着,想怎样就怎样。

    “是呢,咱们家的了,两顷啊!”秦氏眼里冒着光,脑袋里刷刷刷地给两百亩地埋上种子,一转眼便是跟小山头一样高的粮垛,忍不住笑出声,“叫秦家庄不好,听着跟咱们村太像,容易让人弄混了。”

    “那娘说叫什么,岚草庄?”小暖脑袋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娘亲和小草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