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网络测试地址 > 欢喜记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劳累

博悦娱乐搜不到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劳累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杏儿提到无字牌位。

    苏锦脑子里就闪现东乡侯府那两块并排摆放的牌位。

    苏崇既然换一本新的,自然要确保兵书一模一样。

    一本翻烂的兵书,竟惹得东乡侯动怒,罚苏崇跪一夜,还把扔掉的兵书找回来。

    说明珍贵的不是兵书,而是兵书背后的意义。

    并且兵书和无字牌位有斩不断的联系。

    从她爹有目的的招安,再到一本翻烂的兵书。

    直觉告诉苏锦那块无字牌位不是杏儿告诉她的那么简单,背后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空气中弥漫一股烧焦的味道。

    杏儿呀了一声,“药煎糊了!”

    她跑过去端药罐子,结果刚端起来,就烫的她龇牙咧嘴。

    暗卫过去帮忙。

    药糊了一罐,苏锦进屋又重抓了一剂煎上。

    一刻钟后,谢景宸就泡在了木桶内,苏锦给他施针。

    未免再出现她不在,谢景宸就一直泡着的情况,苏锦昨儿已经教会暗卫怎么拔银针。

    是以帮谢景宸施针完,苏锦就去前院忙自己的去了。

    小跨院内,苏锦站在一旁看丫鬟帮王妈妈捏肩。

    一会儿后,苏锦问道,“王妈妈感觉如何?”

    王妈妈忙侧头看着苏锦,道,“不能和世子妃比,但比一般丫鬟强多了。”

    和她当然不能比,她知道后背上的所有穴位,丫鬟不知道,这么多天不过是依葫芦画瓢。

    能画成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苏锦趴小榻上,亲自感受丫鬟学的如何。

    接下来她要做的是画人体图,把穴位标出来,让丫鬟们更直观的知道她到底摁了哪些穴位,这些穴位是如何缓解人疲惫的。

    再教几天,应该就差不多了。

    苏锦趴在小榻上,杏儿站在一旁看着,她好想也感受下。

    她犹豫要不要叫王妈妈起来。

    身后,过来一穿着淡碧色裙裳的小丫鬟,道,“郡主有事,让你去一趟。”

    “让我去?”杏儿指着自己道。

    小丫鬟连连点头。

    杏儿一脸懵懂。

    为什么找她去啊。

    杏儿望向苏锦道,“姑娘,南漳郡主让奴婢去她那儿一趟。”

    苏锦眉头一皱。

    和杏儿一般,苏锦也想不出来南漳郡主找杏儿能有什么事。

    但既然派人来找,她总不能不让杏儿去。

    还不知道要在镇国公府住多久,总不能所有人找杏儿,她都陪着,没有丫鬟走到哪儿,主子跟到哪儿的道理。

    苏锦点头道,“去吧,遇到事了克制点脾气,回来告诉我。”

    杏儿可是土匪脾气,就冲她看到苏崇挨揍,一鞭子朝楚舜抽过去,就知一般。

    杏儿点头如捣蒜,“奴婢一定不给姑娘惹事。”

    看着杏儿跟着传话丫鬟离开。

    苏锦嘴角抽了下。

    为什么杏儿没保证的时候,她还心不慌,她一保证不惹事,她反倒心微颤了?

    出了沉香轩,传话丫鬟就往另外一条路走。

    杏儿眉头扭着道,“你不给我带路吗?”

    传话丫鬟回头看着她,眸底有淡淡不悦。

    大家都是丫鬟,凭什么要给她带路啊,她又不是主子姑娘!

    还有,大少奶奶的丫鬟凭什么月钱十两银子?!

    “我还要去别处传话,”传话丫鬟道。

    杏儿知道牡丹院怎么走,既然传话丫鬟没空,她就自己去了。

    在杏儿心中,镇国公府迟早是她家姑娘的,没有什么地方是她不能去的,就是不知道南漳郡主找她去做什么。

    杏儿迈步朝牡丹院走去。

    路过花园的时候,她被什么东西闪了下眼睛。

    她往草丛瞥了一眼,只见一只紫玉镯静静的躺在那里。

    紫玉可珍贵了。

    也不知道是谁掉的,竟然这么粗心大意。

    杏儿抬脚从紫玉镯旁边走过去。

    暗处的丫鬟,“……。”

    看着杏儿走远。

    小丫鬟没忍住从大树后走出来。

    小丫鬟清秀的脸上有些郁闷。

    大少奶奶的丫鬟眼睛不是长在脑门上吧,那么明显都没看到。

    她跑过去,飞快的把紫玉镯捡了起来。

    牡丹院内,南漳郡主正在吃燕窝。

    杏儿走进去,福身见礼,然后望着南漳郡主。

    小脸上没有丝毫的怯意,就那么看着她,也不说话。

    赵妈妈见了就来气了,没见过这么胆大的丫鬟!

    “没规没矩,郡主的容颜也是你一个丫鬟能直视的吗?!”赵妈妈呵斥道。

    杏儿小眉头扭头,“夫人说看着别人眼睛说话,是对别人的尊敬。”

    “这里是镇国公府!不是你青云山!”赵妈妈恼道。

    杏儿撇撇嘴。

    背过身去,留给赵妈妈一后脑勺。

    赵妈妈,“……。”

    真的,要被这丫鬟气的浑身无力了。

    不让她直视南漳郡主,她就拿后脑勺对着她们,那梳理的一丝不乱的发髻,赵妈妈恨不得朝着来一闷棍。

    不过没关系,待会儿就有这丫鬟好看的了。

    一旁小丫鬟走上前,凑到赵妈妈耳边低语道,“她没看见紫玉镯……。”

    赵妈妈气瞪着小丫鬟,“你就不知道放在显眼的位置吗?!”

    小丫鬟有点委屈。

    她放的位置够明显的了,是个人都看的见,是大少奶奶的丫鬟出门不带眼珠子,不能怪她办事不利。

    杏儿有点不耐烦了。

    找她来不让她看南漳郡主,也不说找她什么事,就让她傻站在这里吗?

    姑娘可就她一个丫鬟使唤。

    杏儿憋不住回头道,“姑娘还等着我伺候,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赵妈妈皱眉道,“真是没规矩!还叫姑娘,要叫大少奶奶!”

    “我家姑娘还不能算你们家大少奶奶,她和姑爷又还没有圆房,”杏儿如实道。

    南漳郡主眉头一皱,“还没圆房?”

    “姑爷身子不好,等他病好了才能圆房,”杏儿道。

    “这话谁说的?”赵妈妈问道。

    “太医说的啊,姑爷身子不好,不宜太劳累,”杏儿道。

    “……。”

    “太医说不宜太劳累,就不圆房了,那娶回来做什么?!”南漳郡主动怒道。

    杏儿望着她,“娶我家姑娘过门不是冲喜的吗?”

    “我家姑娘都不着急圆房,你们就别急了呀,”杏儿道。

    杏儿一脸没有比我家姑娘更着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