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平台手机客户端: 151.完结(下)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

    但对他来说,更感人的是直播的观众也暴涨, 可能因为现在是休息日的关系, 直接都有几十万的规模了……毕竟靳信衡又不搞直播,门票也不是谁都抢得到, 看转播啥的也太晚了, 还是来谢安宁这里看热闹最为快捷。

    谢安宁觉得,这样下去今天完成新手任务都可以了……!但问题是要是他真的输的太难看什么的,估计这些人就直接跑光了,也不知道系统会不会算他是完成任务啊。

    昨天谢安宁也是弄到大半夜才打上了现在这个段位,睡一觉醒来就到比赛的时候了。

    谢安宁一上线就接到了对方的挑战邀请,点了同意之后, 周围顿时一暗, 再明亮之后,已经是身处一个巨大的平台之中。而周围还像是真正的擂台赛一般坐着许多观众, 正在热情的欢呼着。

    当然, 这些人都是靳信衡的粉丝,谢安宁的粉可谓是寥寥无几……毕竟从粉丝总数量上就已经和对方拉开不少距离了。

    而靳信衡则是驾驶着他崭新的高级机甲站在对面, 场内的大屏幕上甚至还出现他面容的特写——的确是个让人值得称赞的帅哥……这也是他有那么多粉的关系,心狠手辣了点不要紧, 强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又强又长得好看,那简直完美。

    “靳信衡大人, 啊啊啊啊, 快看我这边!”

    “我都已经迫不及待看靳大人发挥了!吊打那个破主播。”

    “那个家伙连脸都不敢露, 估计长得很是不堪吧……”

    现在做主播的,要是长得好看的谁不是马上露脸吸粉了,谢安宁这样遮掩容貌的基本都被认为是长得太不堪没办法见人了。

    “你们看他的机甲……居然这么破烂,真是不像话。”

    “他难道以为靠那个小破机甲就能对付靳信衡大人了?还是说根本已经放弃了希望。”

    “说起来我还想看靳信衡大人多发挥一下啊,要是这家伙太快就输了那就没意思了。”

    这些人可以说是基本就没想过谢安宁会赢,他们完全就是来给靳信衡打call的。至于场内寥寥无几的谢安宁的粉,他们都在内心祈求谢安宁不要被打残了……只要人还好好的,以后什么都有机会啊!

    其实谢安宁用的机甲也不是很破了。他本来就玩这个游戏也没太久,又没去狂刷积分,更不会给这游戏充钱氪金什么的,所以用的就是比较便宜的一个机甲,其实实用性还不错,就是外表简陋了点,还是毫不酷炫的土黄色,看着还略显笨重,和靳信衡的时髦帅气机甲根本就没得比。

    不少人看到的瞬间就已经希望靳信衡会胜利了,实在是这个土黄色机甲太辣眼睛了。

    同时也在关注着这个比赛的宁修瑾微微皱眉,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叫我爸爸居然会选择这样的机甲,难道真的是根本就想敷衍过这场比赛?那样的话就太让人失望了……简直浪费他今天的时间。

    靳信衡看了看谢安宁几眼,心中越发不屑,他真是不知道费迪南德怎么会输给这样一个土鳖,看来是太久不见,实力都已经下跌了吧。

    “我会在十分钟之内就把你解决。”靳信衡带着傲意的声音响了起来,落入全场人耳中,顿时响起一片尖叫声。

    谢安宁心想,那这样自己就坚持十分钟好了。

    很快,比赛就开始了。

    谢安宁没有选择用精神力控制机甲,而是手动操纵,精神力用来探查周围,这样一来动作就略显笨拙。

    而靳信衡的机甲却是速度极快,如一阵风般就到了谢安宁身侧,直接就给其一击。

    虽然这一击速度极快,但谢安宁稍微放出去试探的精神力注意到后,操纵着机甲堪堪避开了攻击,同时试图反击,不过靳信衡实力也不是盖的,当即退让开来。

    众人都略有些错愕,刚刚那一招这么快,他们还以为谢安宁没办法闪开呢,这么看来他还是有几分实力。

    而那些一开始就看谢安宁直播的人则是有几分感慨,回忆起当初谢安宁对上费迪南德的时候。

    之后两人又过了几招,谢安宁不用精神力自然是比靳信衡差了一点,而且对方对机甲的操纵也是得心应手,好几次都给谢安宁的机甲造成了创伤。

    这时候就显示出这个土鳖机甲的好来了,如果是别的看起来拉风的机甲,说不定都已经关节受损无法动弹了。但这个看重防御,其他东西都略逊一筹的机甲却是还能维持行动,似乎除了更破一点也没别的影响。当然这也是因为靳信衡还没用大招出来的原因。

    谢安宁本来就不是为了赢,他实际上,更是为了学习对方的招式——这比什么看教程要方便多了啊。

    外人就看着两人这样交手,毫无疑问靳信衡一直占据上风,动不动就给出攻击,而谢安宁一副毫无还手之力的样子,时不时被打趴在地,之后又艰难的起身。

    似乎谢安宁还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靳信衡手下留情了一样。

    靳信衡的粉激动的不时叫好,但渐渐的他们却察觉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来。

    “奇怪,这个小主播怎么还能站起来啊,明明都被打趴下那么多次了。”

    “他机甲就这么坚固吗?”

    而那些原本有些不忍观看的谢安宁粉却是陡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是在学习靳信衡啊!”“我天,是真的,这个动作,和刚刚靳信衡用出来的一模一样吧!”

    他们顿时想起了当初谢安宁是如何学费迪南德的,心中顿时产生惊愕的感觉。要知道靳信衡的招式阴险刁钻之余,对人的操纵水平什么的也是有很大的要求的,结果谢安宁用这个笨重的破机甲,居然还能学的像那么一回事,这特么也太逆天了吧。

    这都让他们心里不由得浮现出一种本来觉得完全不可能的想法,难道说叫我爸爸这次还能赢了靳信衡吗?!

    在外界观看直播的宁修瑾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神情淡淡,而是略带激动之意的看着直播。

    是啊,这就是他想要看到的,他最欣赏的,就是这个人这可怕的学习能力……这是让他都有些心惊的能力,这个人,到底能走到什么程度?

    不过一些人倒是开始嘲笑,“这主播学的完全不一样啊,别人靳大神用出来那么帅的动作,他用出来那么挫。”“是啊,我看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吧,也就学点表面功夫而已。”

    只有当事人靳信衡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多么震惊。

    他用出来的招式当然是为了酷炫而加了很多不必要的花架子,但谢安宁在用出来的时候,却是摒弃了所有不必要的东西,完全是学习到了精髓。

    “怎么可能……”靳信衡都要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了,“不过是一个土鳖而已,居然还有这样的天赋吗?怪不得……怪不得费迪南德会输给他……要是让他继续成长下去……”

    靳信衡似乎都已经看到自己成为对方垫脚石的画面了,这样的话,岂不是他靳少爷自己花钱给别人踩着自己上位?。

    “不,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他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眼中露出阴狠之色,“要怪就怪你居然出现在我面前吧。”

    谢安宁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在坐上机甲之后就有种行云流水的感觉,就算不用精神力操纵,也像是自己另一个身体一样,至于那些操作,更是用精神力扫一下对方,试探一下就能用出来,而且身体里总有一股热血在流淌着,让他不甘心输给其他人。

    这是这具身体本来就有的天赋吧。毕竟是谢家之人,想想原主的哥哥也是机甲天才,只是被害之后现在都不知身在何处。

    想到这里,谢安宁胸口都有些抽痛。他有些讶异,自己在听到宁修瑾的时候都没什么感觉,但想起哥哥却会使得这具身体都下意识产生反应吗。

    [提醒宿主,对手此时在机甲之上附着了一种狂暴精神力,若是沾到他人的精神力便会炸开,造成当事人精神力紊乱,甚至直接精神崩溃的结果。虽然宿主的精神力较高,不会造成那么大的损伤,但还是请小心。]

    谢安宁微微皱眉,居然一上来就要用这么阴毒的招数吗?看来之前那些对手也是被这样的手段给弄的崩溃的吧。

    那他干脆退出好了。

    虽然心里有一种冲动,让谢安宁很不想认输,但他还是个比较理智的人,今日要是赢了这靳信衡,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麻烦呢。

    当然也是因为机甲在谢安宁心里地位不重的关系,要是此时是比试什么写文之类的,他绝对无论如何也不会认输。

    他本想呼唤系统出来认输,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游戏系统已经被对方使用手段封住,现在无法认输。]系统开口。

    谢安宁:“……”真是好毒的人啊。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估计是不能善了了。就算他成功认输,对方也不会放过他的。

    谢安宁操纵机甲后退几步,心中呼唤系统,“系统,之前是不是说过,只要知道对方的名字或者是长相,就可以直接将道具用在他身上?”

    [是的。]

    “那系统,现在。”谢安宁直接开口,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靳信衡的机甲。

    “将不幸之水,用在靳信衡身上。”

    不过即使超常发挥这也是逆天了。

    才十六岁就能画出a级画作了,只要不出意外……不,只要他能偶尔超常发挥几次,多画出几张a级画作,就已经能被人称之为大师了。要知道画画的人才可是比那些机甲天才更少啊。

    附近几个星系能和谢安宁比的,估计也就只有那个被誉为几十年才出一个的天才人物了吧……

    当即学校高层就拍定主意,给谢安宁最高额的奖学金,还视情况给了他贫困学生补助金,免费提供单人公寓作为宿舍……甚至还有人已经开始表示要让谢安宁成为学校的正面形象拿出去宣传了,不过毕竟谢安宁现在还只是画出一张,情况还不知道稳不稳定,这个提议就被暂时压了下去。

    而网上众人也不敢再和之前一样随便羞辱谢安宁了……开玩笑,现在的谢安宁是他们能羞辱的吗?不如说他们都要被对方给吸粉了。

    连之前那些羞辱谢安宁的言论都被删了,学校的高层怕谢安宁看了之后觉得痛苦然后想退学这不就麻烦了!必须让谢安宁在学校感觉到家庭一般的温暖。

    “不过我真是不明白啊,之前的时候谢安宁的精神力不就是只有e吗?怎么会突然就这么厉害,就算突破也太猛了吧!”

    毕竟精神力天赋虽然是一开始就决定的,但精神力实际上还是要慢慢增长的,而且没有相应的体质是无法好好的发挥出来的。

    所以也有些人是后期精神力忽然变强,但如谢安宁这样也变得太多了吧!

    “我听说有的人虽然精神力很强,但就是死活用不出来,但这种人要是受到什么强烈的刺激,就会忽然能发挥出实力……难道说谢学长也是这样的?”

    这句话一出,顿时大部分人就信了。

    毕竟,谢安宁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的事情,他们谁不知道啊!毕竟是被宁修瑾那样无视了,然后还被学校里那么多人给嘲讽过的……还听说他被宁修瑾的粉丝殴打得住院过。

    要是以前,大家估计也就觉得这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废物被打了也是活该,但现在想起来就觉得特别生气,别人可是天才啊喂,要是打出了意外可怎么办!

    至于那种以前就亲自嘲讽过谢安宁的,此时简直觉得自己是傻逼。要是谢安宁这么吊的人都配不上宁修瑾了,这个学校里还有谁配得上啊。

    还有安德斯做出的事情也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大家纷纷觉得他特别无耻,为了接近谢安宁才做出这种嚣张的模样来,其实只是为了调戏谢安宁……而且安德斯是宁修瑾好友的事情也很多人都清楚,现在想想,说不定宁修瑾之前拒绝谢安宁的事情还有他在里面推波助澜呢……真是好一个绿茶屌啊!

    安德斯看到之后自然是气得要死,不过想到自己派人围殴谢安宁的事情,他就脸色难看了不少。

    要是问他后不后悔,他当然只会冷笑着表示是谢安宁活该。但心里是怎么想的,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随后安德斯就脸色阴沉的让手下用权势把这些议论的帖子里提到他的删了大半。

    -------------------------------------------------------------

    在落地窗前,一个黑发的俊美青年正凝视外界的风景。

    若是其他人来,一眼就能从外面那标志性的建筑认出,这正是帝国第一军事学院。

    这里可以说是整个帝国最优秀的几所军校之一,能进入其中的无不是人中龙凤,身份背景实力天赋几乎都是帝国顶尖的存在。

    “信衡少爷,已经弄清楚了,费迪南德之所以现在还在住院,都是因为在游戏里被一个人给打败了,似乎还引起精神力暴走,所以现在才会这样。”在他身旁的虚拟屏幕中一人恭敬开口。

    “原来是这样吗?”黑发青年转过身来,嗤笑一声,“想不到我只是去集训一段时间,费迪南德这家伙终于得到教训了,看他以前那么嚣张的模样,还以为这世上没人治得了他呢。”他又抬头看去,“那打败了他的那个人,身份调查出来了吗?”

    “还没有。”手下诚惶诚恐的说道:“此人身份隐藏的极为隐秘,就算是靠我们家族的权限也没办法查出……”

    要知道靳信衡的家族可是如今皇后的母族啊,居然都无法查出一个人的身份,可见此人身份绝对不一般。

    “真是废物。”靳信衡冷哼一声,“查不出身份也没关系,现在将他的资料搜集起来。”

    “只知道这个人是忽然冒出来的,虽然精神力强大,但是机甲控制技巧似乎不怎么样,能赢费迪南德也很大程度都是因为运气……”

    这说的的确也是事实,毕竟谢安宁只能用精神力硬是莽上去,要是别人有所防备的话,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输。之前的费迪南德就是太轻敌了,加上之后又太过兴奋……不然也不会惨的现在还在医院里。

    “是这样吗?那我当然是要让这个人和那费迪南德一起,成为我的垫脚石了。”靳信衡看了下谢安宁的资料,神情变换几分,毕竟在这几大家族的同辈之中,那费迪南德比他还要嚣张,天赋又比他更强,经常压他一头,让靳信衡很不痛快,找对方麻烦也是自取其辱。

    但这次出现的这个人,却是让靳信衡感觉找到了出头的办法。只要他把那个打败了费迪南德的人毫不留情的击败,看到时候谁还会认为他不如费迪南德。

    至于他会不会输……?开玩笑,他可是帝国第一军事学院的精英,那什么叫我爸爸不过个忽然冒出来的不知道是哪根葱的人,估计连机甲常识都不知道几个,只要他有防备,怎么可能会输。

    “到时候直接买下那擂台赛最高级的位置。”靳信衡冷哼一声,“再买几百个广告位还有节目的转播权,我要让所有人都看看这一幕,看看我是怎么打败那个击败了费迪南德的人的。”

    -----------------------------------------------------------------

    谢安宁还完全不知道因为主角光环的事情已经搞得有人直接盯上他了,他直接进行了抽奖,第一个抽出来的就是个临时储物格,可充当储物格的效果,放置10个物品,时效为一个月。

    他都惊了,没想到主角光环居然这么好用,简直是bug一样的存在,怪不得要个80w人气值才能购买。

    最后谢安宁就刷刷的把剩下的都抽完了。

    治愈药剂1x2:宿主使用之后能够治愈其他人受的精神伤害或是肉体损伤,治疗效果有上限。

    体力药剂升级版:回复体力。

    不幸之水:可以对任意知道姓名或是长相的人使用,对方会倒霉5小时。

    谢安宁对这个结果还挺满意的,除了那个体力药剂,其余两个都是很厉害的东西。像是那个治愈药剂要是被这个世界的科学家什么的知道,估计都会疯掉。至于不幸之水这样的东西就已经完全是超越这个世界的认知了……

    在享受了主角光环带来的好处后,该来的破事也终于来了……也许应该用又。

    《时光终将逝去》这个短篇一开始热度就不错,随着现在时间流逝,越来越多人觉得好看,各种安利之下,也是给谢安宁提供了不少的人气值。

    而他的新作就写了个类似风格的短篇,比起之前的更为沉重。在现在这样的潮流下当然人气更加暴涨,甚至隐隐有逼近那个维德的趋势。

    新作在一些论坛里也激起了不少的热度,点进去一看就都是在讲自己看了之后有多么多么深的感悟,还有些狂夸这个文的……虽然谢安宁本来也就是写个狗血虐文而已,

    甚至还有些人已经成为谢安宁的脑残粉,表示这个宁歇绝逼是大神披马甲来写文的,这样的功力,绝不可能是什么普通的新人!现在他一出来,什么维德,什么其他作者,绝对都完全不是对手。

    这样的言论当然是激起了维德粉丝的不满。

    维德作为《星河》这个杂志最火的作者,他当然有相当多的粉丝,连艾尔弗雷德之前都是他的狂热粉呢。他已经出版的一些书销量也非常可观,还经常被记者采访,上过不少节目,和一些明星都有交集,社交账号都有千万粉丝,那地位完全不是宁歇一个新作者比得上的。

    顿时不少维德的粉丝就开始在论坛大骂起来,他们基本是完全没看过谢安宁的文的,一看到开头居然是个星际的就觉得肯定很不堪,当然是直接就跳过了。而有的看到这个文好像挺火的,翻开一看文笔挺平平无奇的,好像也没什么厉害的地方,就觉得别人肯定是在说谎,心中就产生一种被骗的感觉。

    这些人当然也不能理解那些看了谢安宁文的人的心情,觉得肯定是这个新作者为了上位无所不用其极,居然还找水军来炒作,真以为他们这些人都瞎了不成,他们决不能让这样的小人得逞,强烈抵制谢安宁的文。

    事情闹得都有些大了,连维德本人都有所耳闻,当然他都这种身份了,是不可能去看一个新人的文的,心中只觉得十分不屑。

    “维德老师,你看这个新人居然找水军炒作说自己的文都能超过您的,真是太不要脸了!”和维德正在聚会的一个作者愤慨的说着。

    不管是不是真的愤怒,反正抱维德大腿的小作者是很多的,只要维德稍微提携一下,他们都可能飞升了。

    “不用和这种人计较。”维德淡淡道:“不过一个新人而已。”

    “是啊,读者都是有眼光的,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欺骗的。”那作者连忙道:“看现在您的粉丝们就在抵制那个不要脸的炒作的家伙呢。”

    另一个人想着这岂不是最好的拍马屁的机会,当即道:“您不和这样的新人计较也算了,我们可不能就这样放任这样的人败坏风气,一定要给他警告才行!”

    说完这句话,维德一看就是心情爽了不少,扫了他们一眼,“不要做的太过分了。不过有的新人,的确是欠教训。”

    …………

    ……

    就这样,那几个也小有名气的作者,一回家就组织语言,在社交账号上开始冷嘲热讽,还仗着谢安宁不过是个新人,直接就指名道姓开始骂了。

    绑住他的人都是穿着同样校服的少年男女,以少年马首是瞻。

    上课铃声响起,这群人终于肯放过他,放话道:“谢安宁,如果再让我们知道你接近宁修瑾五十米范围内,你这辈子都别再想爬起来上学了。”

    “你这样的贱人活着就是让人恶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他睡着前还在赶稿,赶到凌晨四点时突然就心脏绞痛,眼前一黑……彻底失去意识前,只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响起。

    【这里是未来】

    【宿主您昨晚忽然猝死,被男神养成系统绑定后,就被丢到了这个世界来。】

    紧接着,一大段记忆灌入他的脑海里。

    这个未来世界,机甲异能横行,一个人的天赋判断,除了智商学识外,最重要的却是精神力。

    原主偏偏是精神力e的废材!

    但这一切对原主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关系,身为一流世家谢家家主的小儿子,他不仅受尽父母的宠爱,连唯一的哥哥都对他护短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谢临溪,原主的哥哥,精神力双s的变态,二十八岁的准将军衔,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将军。

    因此哪怕明知道原主性格敏感自卑,社交障碍,成绩全年级倒数第一,毫无希望前途,仍然从小身边充满了追求者。

    而因为有这样的哥哥,才让原主能和一个大家族的少爷订婚,虽然在原主出生后发现他天赋不高,但这时也一切都晚了,对方顾忌到谢家的面子也不会退婚,毕竟这是两个家族之间的事情。

    然而这一切辉煌,却在短短几个月间,尽数失去,先是父母突然横死,紧接着就连哥哥都突然被卷入突然爆发的黑洞风暴中。原身失去了所有庇护,犹如丧家之犬般被家族驱逐。

    他缺乏强悍的实力,也没有渊博的学识,就连基本的生活能力,也因为过往的优渥生活而导致不足。可就在这时,之前定下的未婚夫,也宣布和他退婚。最后一根稻草终于断裂,绝望和黑暗也随之来临。

    就在原主在学院里被凌-辱嗤笑之时,是天赋a+的全校偶像宁修瑾路过,他皱着眉,似乎因为不悦就走了过来,将所有人吓退,而原主那时已经惊呆了。

    从此,谢安宁便对宁修瑾产生了强烈的好感,但他并不敢把这份暗恋说出来,谁料到,他的室友居然从他看宁修瑾演讲视频的一个眼神就看出了一切,并把这件事爆到了校园论坛上。

    顿时,他沦为了全校的笑柄。

    而宁修瑾的好友安德斯,也就是刚才那个全息屏幕里的少年,直接让人将他从学校寝室里粗暴地拖了出来,拖到厕所里,关上门一顿毒打。

    毕竟,在这个人人都有背景的贵族高中,除非你的成绩优异到令人发指,贫民学生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

    真是坎坷凄惨。

    谢安宁忍着剧痛抬手撕掉了嘴上的胶布,艰难地爬了起来,好在厕所里并没有任何异味,甚至因为是未来的贵族高中居然还有着基础救护设施。

    他草草处理完伤口,来到洗漱台前,想用冷水让自己发懵的脑子清醒一点,清洗后,抬起头瞬间,却在镜子中看到一张惊艳无比的脸孔。

    原本长得能够遮住双眼的刘海,被水润湿,紧紧贴在两侧,将他精致无比的五官彻底凸显,苍白的面色更是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忧郁气质。

    几乎让人看到的一瞬间,便想将这样的美人圈在怀里好好呵护。

    就凭原主长着这样一张超越性别的脸,也不应该被未婚夫退婚,被人歧视啊?

    记忆中瞬时划过原主因为自卑胆小,故意留着长刘海,弯腰驼背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的样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给社交障碍的原主足够的安全感。

    谢安宁不由得叹了口气,有这样的父母兄弟家世,又何必因为e的天赋自卑,别人背后再鄙视,也只能羡慕嫉妒恨地看他一个废柴过上他们拼尽全力都过不了的生活。

    打开个人终端,谢安宁想要看下被赶出去后的自己到底有多穷,却被弹出的学校的通知占满了屏幕,提醒他下周若是过不了上学期期末的补考,他将被退学处理。

    关掉通知,谢安宁查看了下账户余额。

    鲜红的三位数,闪瞎了他的眼睛。

    这点钱……别说补考能不能过,他根本交不起这所高中五位数的学费!

    甚至靠着这点钱,他能不能过活到下个月都是未知数。

    [提醒一下,因为为了让宿主的精神力天赋修复用了太多的力量,所以请宿主努力完成任务,不然系统极有可能进入休眠模式,而宿主的身体极有可能发生意外……甚至,死亡。]系统的声音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响起。

    等等……修复?原主的精神力不是e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