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网络测试地址 > 以庶为贵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本事

博悦注册: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本事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人吃完之后,又逛了一会儿,叶蓁蓁得知他们回来之后,立即骑马前来过来迎接他们,毕竟叶翾和贺兰音的婚事已经传遍天下,前来恭贺道喜的人来自四面八方,南凉的京城还是有点儿混乱的。

    叶蓁蓁找到两个人的时候,贺兰音正蹲在一个卖稀有石头的小贩面前讨价还价,而他们尊贵的皇帝陛下手里捧了一大堆的东西,像个小伺一样站在贺兰音的身后,满脸宠溺的看着她激动的与小贩斗嘴。

    叶蓁蓁视线与远处的莫羽对上,不难瞧出莫羽面上尴尬又无语的神色。

    也难怪了,跟在这两个人后面,除了整天被强行喂一嘴的狗粮之外,好似就没有其他出现的必要了。

    叶蓁蓁仰天长叹了一口气,恰巧这个时候贺兰音还完了价,瞧她一脸欣喜的模样自然是小贩败下阵来。

    她挡眼瞧见不远处骑在马儿身上神色发呆的女子,欣喜道:“蓁蓁,你可是来接我们回去的?”

    叶蓁蓁将神思拉了回来,定定的瞧了一眼贺兰音,南凉这几年的战役都有她出面,是以街道上的百姓一下子就将她给认了出来。

    百姓们驻足的越来越多,叶蓁蓁扫了一圈四周,从马背上翻了下来,牵着马儿走到他们的面前:“宫里来了好些个人,皆说是你的亲人,我前两日就接到你们回来的消息,却未曾见到你们在宫里。”

    叶蓁蓁看了一眼叶翾,眼底泛起一抹不认同道:“大哥在外面晃的时间太久了,丞相说天天看那群老爷子撞墙的戏码已经看够了,说您再不回去,他也是要撞一撞的。”

    “那便让他去撞罢了,”叶翾淡笑一声,走过来挡住不时的瞒向贺兰音的那几抹视线,低声道:“管不好这朝政,只能说明他无用,无用之人,我还留着他做甚?”

    他语气里的维护之意,登时让贺兰音心中一暖,见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她赶紧拉着两个人朝着偏僻的院落走去,直到人烟稀少了,这才看着贺兰音道:“宫里都来了哪些人?前段时间,怎么不见你来消息?”

    叶蓁蓁嗤地一笑:“他们都说给你一个惊喜,雄鹰带过去的消息,自然没有他们。”

    贺兰音摸了摸下巴:“既然是要给我惊喜,为何你现在巴巴的跑过来告诉我?”

    贺兰音上下打量了叶蓁蓁好几眼,双眼一眯,沉声道:“莫非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叶蓁蓁想了一会儿,点头道:“大抵是吧,她们在提起你的时候双眼放光,那光瞧着令人不大舒服,但他们又是与你极为亲近之人,丞相大人便将他们都接出宫外,安排住进了丞相府,如今,正等着你回去呢。”

    叶翾眉眼微动:“其中一人可是长的极其美艳,年纪却不过十六年华?”

    叶蓁蓁愣住了:“皇兄如何知晓?”

    贺兰音与叶翾两人对望一眼,心里大抵有了数,贺兰音又道:“那是不是还有一个二十多岁,一脸冷清,背了一柄剑的?”

    叶蓁蓁点头,笑了起来:“看来你已经知道是什么人来找你了?”

    贺兰音摸了摸下巴:“其余的是不是一身胡人装扮,有一个女子爱穿红衣马装,喜欢耍鞭子?”

    “没错,他们都入住了将军府中,”叶蓁蓁一笑,“乌达兰和乌达格多还有苏日娜我都是认识的,其他两个我没见过,但他们对于你的欢迎方式,显然都达成了一致。抱歉,他们商议的时候我并不在,所以并不知晓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左右不可能是杀人放火的事儿,”贺兰音摸着下巴看向叶翾:“我原本以为干娘会先到,没想到先来的倒是未染和大嫂。”

    叶翾扬起一抹笑来:“那不是正好么。”

    君家精明的男子都没有来,此刻不正是下手的好机会?

    贺兰音嘿嘿一笑,目光忽然瞥向了站在一边的叶蓁蓁,叶蓁蓁被她盯的毛毛的,背脊一片冰凉,心中警钟大响,满目戒备的看着她:“你想要做什么?”

    “蓁蓁呐,”贺兰音走上前,哥俩好的勾住她的脖子,半她拖到一边,凑到她的耳边小声道:“这段时日萧珏必定发了一笔小财吧。”

    叶蓁蓁眸光一紧,异常防备:“你又想要做什么?那银子可是萧瑟好不容易挣来的,我可不会让你再无缘无故的坑了去!”

    贺兰音微怒:“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这样的人么?”

    “你当然是,”叶蓁蓁很是干脆的朝她伸出手,“不然你将从他手里坑过来的地契都还回来,我就信你。”

    贺兰音盯着她长满薄茧的手,顿了一会儿,没好气的拍开她的手掌,勾着她脖子的手一个用力,将两个人的距离又拉近许多:“行了,我坑人一向只坑一次的习惯你还不知道吗?这次我可是真的想帮你来着,你说吧,你想不想让你的萧珏挣更多的钱?”

    叶蓁蓁蹙紧了眉头:“你一次性说完会死啊?”

    贺兰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不认识的那两位,其中一个是西江的皇后,一个是楼兰的王后,两个人除了身份高贵之外,更是家财万贯!她们虽生的极美,但她们都有个坏习惯,就是爱打麻将!”

    “打麻将?”叶蓁蓁默了一会儿,脸一黑,眸子里似乎有两团小火焰噌的一下冒了出来,贺兰音离她很近,她的磨牙声很是清晰的传进了自己的耳朵里:“就是你之前呆在哈亚的时候,坑骗我跟那乌达二傻的游戏?”

    “没错,”贺兰音忽视掉了她身上的火药味,“不过这次不是坑你,而是坑她们两个人,蓁蓁,只要你我二人联手,便能一雪前耻,怎么样,要不要跟着我干一票大的?”

    她可是没夸大说辞,别看君未染一副抠的要死她很穷的模样,她可是知道他们吃火锅的那些银两都是干娘使的计从夜沧冥那里坑来的,为的就是不让君未染受委屈没有安全感,而据说夜沧冥知晓后,还主动贴了更多的银两给她,这可把君未染这小妮子乐的,于是就更加心甘情愿的嫁给了夜沧冥。

    说她富可敌国可谓是毫不夸张,可惜她跟她亲娘一样,嗜打麻将,可惜却没有干娘好的运气,每每打麻将,必输。

    以往在楼兰的时候,他们没事就爱凑一起打麻将,君家三胞胎舍不得银两,就每人拿了个破石子跟她打,于是她每天都会赢一堆的石头回去。

    为这事,百里莫闲还笑了她老久,说她忒傻了。

    她也很是气愤,可那君家三胞胎缠人本事一流,手气不好,牌品极差,还死爱打麻将,如果不是这些人被干爹揍的狠了,他们楼梯的土地怕是又要拓宽一倍。

    没办法,小石子赢的没意思,他们都是用假山来赌的!

    若放在现代,贺兰音大可很是自豪的向叶翾炫耀,她承包了一座山来养他,就问他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高不高兴!

    所以这一次若是她提出打麻将的话,君未染肯定受不住诱惑,大嫂耳濡目染的,多缠几回,也肯定会坐下来的。

    别看大哥一副霸道要死的模样,那可是老疼自家媳妇了,从来不吝啬给大嫂钱花,但大嫂基本上都没放在心上过。

    所以大嫂的钱两,赢的就更简单多了!

    找上叶蓁蓁,也是因为她看起来老实可靠,万般不可能叫君未染和大嫂怀疑她们两个是一伙的!

    叶蓁蓁默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那个十六岁女孩子的脖子上似乎挂了一串很是漂亮的项链,那项链也不知用什么材质打造,金光闪闪的,顶端是一颗漂亮的蓝宝石,蓝宝石的周围是大小相等的钻石镶嵌在上面,很是漂亮稀罕,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于是对于贺兰音的话也就信了七八分,当即也不再犹豫,沉声道:“要如何帮你?”

    贺兰音嘿嘿笑出声,凑到叶蓁蓁的耳旁低声说了起来。

    两人谈话的时间不长,叶蓁蓁听完之后就朝贺兰音点头道:“放心吧,既然你和皇兄还要逛一逛,那我便先回宫了。”

    她望向叶翾:“至于丞相那边我自会去解释,不过皇兄和嫂嫂切记注意些时辰,莫要错过了关宫门的时间。”

    叶翾下鄂轻点,叶蓁蓁便朝他躬了下身子,转身便跨上自己的马儿,调转马头向着宫门的方向疾驰而去。

    待人走远了,叶翾走到贺兰音的身边道:“蓁蓁一向有自己的想法,你是用了什么才打动她的?”

    贺兰音朝他翻了个白眼:“想知道么?我就不告诉你!”

    叶翾无奈的笑了,伸出一只手轻捏她的脸颊:“未染与大嫂先行一步来到这里,必定是有所隐瞒,我看是想逃出来游玩的可能性居大。然而没有我们,她们又暂时不能出府,这些日子以来,想必已经憋的有些烦闷,但凡有点儿乐子,未染都会拉着大嫂一起玩乐。”

    贺兰音眼角微微一抽,忍不住道:“我听你这意思,怎么觉得你说迟点回去,是故意的呢?”

    “阿音不如猜一猜?”叶翾顺着她的脸颊向上,摸了摸她的头发:“未染性子虽直爽,可也不是个傻的,知你框她打麻将,她必定会为了那几两银子不上当。大不了等干娘大哥他们来了,她再过过瘾。”

    贺兰音无语的停下脚步,叶翾继续道:“本来是打算今日回宫,可我转念一想,倒不如晾她两日,等的她挠心挠肝,你这坑她银两的事儿,多半便会成了。”

    “你怎么知道等两日她便会挠心挠肝?”贺兰音心里掀起一番波浪,然而面上却是没什么表情,她知道叶翾这厮极为聪慧,却未想到他居然想到了那么多。

    仔细一想,还觉得有点儿哆嗦:“她既能忍的了,必定不会因为过了两日就泄了气,她爱银财的模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闻言,叶翾先是微微一怔,接而又停下了脚步,眼睑微垂,竟有股子忧伤的感觉:“我贴子刚发出没多久,她便跑来了这里,这说明她嫁给夜沧冥被拘束的紧了。”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