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网络测试地址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小懒猪,生了

博悦娱乐平台网址: 第七百五十九章 小懒猪,生了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好怀孕的事,目前只有家里的人和飞杨他们知道,其他人都是不知晓的。

    君深原本想写信告诉君临的,可莫云邪他们让他先别告诉,毕竟前三个月是胎最不稳的时候,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君深想了想,也就决定等安好怀孕三个月后,再告诉君临。

    除了君临以外,其他人也是没有告诉的。

    君深走后,安心她们就去陪安好聊天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君深都在忙,安好一直都待在家里哪也没去。

    一直到二十八,这天是跟炎甲军一起过年的日子,君深让安好留在了家里,他一个人去的。

    鬼谷子他们也每日都在给安好诊脉。

    到正月初三的时候,安好的脉象总算明朗了些,此时的她已经怀孕一个月零三天了。自从怀孕后,安好就比较嗜睡,不仅早上起来得晚,下午还睡,晚上没多久又睡了。

    君深闲下来后,每天都变着花样给安好做吃的,跟安好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倒是会做不少吃的了。安好向来喜辣,可怀上孩子后,君深他们就不准她吃辣的了,毕竟吃辣的吃太多,对孩子不好。

    安好也没明白,可她就是想吃辣的,都说酸儿辣女,安好不禁在想她是不是怀的女孩呢。

    真要是个女儿就好了。

    想着,她就去问苏玉娘了。

    可苏玉娘却告诉她,这根本不准,她以前怀着她们几个的时候,也不是都想吃辣的呢。

    没怀孕的时候,她哪都可以去,可怀孕后君深都不让她走太远,每天也就在院子里走走,村里走走。走哪,都有他陪着。

    她只觉得这怀孕了,就跟坐牢似的,这滋味还真是难受。

    小白以前老喜欢往她身上跳,要她抱它,如今知道她怀孕后,也不敢在往她身上跳了,不敢让她抱了。

    到三个月的时候,安好吐得不行,根本吃不下多少东西,君深看在眼里很是着急。

    鬼谷子他们拿着也没办法,不过好在玄武知道一个方子,知道安好不爱喝苦药,就给制成了丸子,吃了它做的药丸,安好虽然还有些吐,可明显好了不少,胃口也好了些。

    原本君深打算三个月的时候告诉君临他们的,可看安好这样,他就没有告诉,一直到安好三月初一的时候,他才给君临写的信,这时候安好已经怀孕四个月了,也不在吐了。至于百里星辰他们都在越寒城的,他直接派人告知就成了。

    苏衡他们这边,君临也派了人告知。

    百里星辰和巫苏云前段时间,带孩子回了帝都,就这几天才来的越寒城,以至于他们都还不知道安好怀孕了。

    云小七和水云行倒是知道了,因为他们这段日子,有来安月村。

    得知安好怀孕,他们都很是高兴。

    巫苏云和百里星辰在得知安好怀孕后,立即就坐着马车来了安月村。

    此时的安好还在床上睡着呢。

    君深吩咐人写完信后,就回屋陪她了。

    看她还在睡,他不由得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这段日子以来就看着她肚子长大了,可身上脸上都没长肉呢。

    安好正睡得迷糊呢,被君深这么一捏,她倒是醒了过来。

    看了眼他,就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将头放在了他腿上。

    “小懒猪。”

    君深刮了刮安好的鼻子说道。

    安好听着,抬眸看着他说道:“你才小懒猪呢。”

    君深听着笑了笑,想了想看着安好说道:“我今天已经让人去告知百里星辰他们了……。”

    安好一听,蹭的就坐起了身。

    不过她刚坐起身,就一脸诧异的伸手摸上了肚子。

    君深看着,连忙问道:“怎么了,是肚子不舒服了吗,我去叫师父他们……”

    “别走,我没有不舒服…。”

    安好抓着君深的手,看着他说道。随即抓着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

    “君深,你感觉到了吗,这小家伙在动呢。”安好看着君深一脸欣喜的说道,这样的感觉真真是好特别。

    “嗯,真的在动呢。”

    君深摸了摸看着安好笑着说道,初为人父他的心情自然也是很激动的。

    “不准那么调皮,你要是将你娘亲踢疼了,小心你出来,我揍你。”君深这话刚说完,肚子里的动静就小了些,但还是在动。

    安好听着君深这番话,着实有些哭笑不得:“踢着倒是不疼,不过有你这么恐吓自己孩子的吗。”

    君深闻言,看着安好有些霸道的说道:“在我心里,你是第一位,孩子是第二位。以后孩子生下后,我在心里也必须是第一位,知道吗。”

    安好听着笑着说道:“我跟你讲哦,孩子在肚子里,可是能听到我们说话的。”

    听安好这么说,君深摸了摸安好的肚子,贴近说道:“你要乖乖的,少折腾你娘亲,等你生下来,爹会和娘一样疼爱你的。”

    说完,君深轻轻的将安好揽进了怀里。

    他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念叨了这样一番话,曾经的我只以为会孤独到老,或者死在战场,却不想遇到了你,是你给了我温暖,给了我一个圆满的家,以后我定将守护好你,守护好我们的孩子。

    待他回过神看安好的时候,怀里的她早已经睡着了。

    看她睡得并不安稳,君深就没有将她放到床上。

    过了不知道多久,门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君深本欲开口问是谁,有什么事。

    外面的人,就喊了起来:“主子,郡主,百里公子他们来了……”

    来敲门的颜一,君深一听声音就知道了。

    君深听完,对着外面喊道:“先带他们去客厅,我们等会儿就过来……”

    “是,主子。”

    颜一走后,君深看了看怀里的人,看她睡得这么香甜,他真不忍心叫醒她。

    他想了想,还是等她在睡会儿,于是便将她放到了床上。

    可刚放下,安好就醒了。

    “我又睡着了了吗……”

    君深听安好这么说,不由得笑了笑说道:“你说呢,你没睡着,你刚刚干啥了呢。百里星辰他们来了,你要起来吗,要是还想睡就在睡会儿。”

    安好看了看窗子这边,阳光都已经照进来了,可见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怎能还睡呢。

    “不了,都睡了那么久了,得起来了。”

    听安好这么说,君深就将她从床上扶了起来。

    现在都是他给安好梳的头。

    收拾好后他们就出了屋子,他们刚到客厅门口,巫苏云就跑了过来。

    “师父,九哥……”

    喊完人后,巫苏云看着安好说了起来:“师父,你肚子都这么大了呢……”

    闻言,安好笑了笑道:“已经四个月了,自然要大些了……”

    她的肚子属于正常大小,她倒是想一胎两个呢,可是天不遂人愿。

    “嗯,师父,快到里面坐着聊。”

    有巫苏云扶着安好,君深就没有在扶着安好了,他进客厅后就朝着百里星辰走了过去,过来后就坐到了他旁边的椅子上。

    “君深,恭喜你们了,总算有孩子了。”

    看安好和君深一直没孩子,他这做朋友的,都担心不已呢。

    “怎么没看到你家那两个小家伙呢。”

    听君深问起,百里星辰便悄悄的同君深说了起来:“这不想着还生一个吗,再说你可不知道,这有了孩子啊,她就天天带着孩子睡,都没我位置了。这些日子以来,我们大多时候都待在越寒城的,我娘他们少有看到孩子,这次回去他们看着都喜欢得紧,我看他们喜欢,就跟我娘说了下,结果就把孩子留在帝都了……”

    “你倒是聪明。”

    听完,君深看着百里星辰说了这么一句。

    “小声点……”

    看着百里星辰做贼心虚的模样,君深心里也不禁升起了危机感。

    真要是安好抱着孩子睡,他要怎么办呢。

    不过君深还是挺羡慕百里星辰的,他一向都过得挺洒脱的,如今更是儿女双全,着实不错。

    看君深不说话,百里星辰笑了笑道:“君深,我们要不要给孩子定个娃娃亲,我现在可是有儿有女的人,不管你们这一胎是儿是女,都已经定下亲事不是,反正我家那两个小家伙,也比你们的孩子大不了多少……”

    君深和安好如此优秀,他们的孩子定然不差,百里星辰越想越觉得不错。

    不过他刚说完,君深就对着他说了这么一句:“想得美……”

    “想得美,你这小子居然这么说,我家的两个小家伙,可长得水灵了,而且又聪明,哪里不好了。”百里星辰一听就炸毛了。

    安好她们自然也听到了。

    还没等安好开口,巫苏云就说了起来:“百里星辰,你是不是又皮痒痒了,居然想定娃娃亲……”

    安好在巫苏云说完后,便看着百里星辰说了起来:“星辰哥,娃娃亲不仅君深不同意,我也不赞成的。要是两个孩子,以后有感情固然好,可要是没有男女之情,在一起就是痛苦,索性随其自然……”

    百里星辰听着倒也觉得安好讲得有理。

    他抬眸看着君深说道:“还是你媳妇说话好听,就你这么说,当真想揍你……”

    “揍我,你试试呢。”

    百里星辰哪里是君深的对手了,听他这么说,连忙说道:“我虽然想揍你,可我们好歹是兄弟不是,到底是舍不得呢。”

    这话说完,百里星辰还冲着君深抛了个媚眼。

    安好她们看着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百里星辰还真是够没节操的。

    君深嫌弃的看了百里星辰一眼,难怪当初有人会觉得他们是断袖。

    中午饭,百里星辰他们在这吃的。

    下午的时候,朱家,玉家,杨家都来了人,除了看安好以外,还送了不少东西来。

    苏云娘和尹修来得也晚,当天晚上,还在安好家住的,第二天一早回的家。

    苏衡他们是第二天上午来的,来的时候都快中午了。昨天的时候,正是他们工坊最忙的时候,所以就没能来。在安好家,住了两天后,他们才回的家。

    村里的人也都知道安好怀孕了,不少的人都送来了东西,大多都是送的鸡蛋。

    林江花坐在门口大树下,看着一个个给安好家送鸡蛋,不由得呸了几口。这段日子以来,她虽然没有闹事了,可心里对安好一直都是嫉恨的。

    要不是她,她怎么会弄得不能生呢,如今李成林待她越来越不如以前了,想想心里就气。

    之前看安好一直没怀孕,她心里还高兴呢,却不想她如今却怀上了。

    “怀上了又怎样,说不定跟她娘一样,生几个都是赔钱货呢。说不定,难产……”

    她正骂着,屋子里就走了个小女孩出来,柳眉大眼,高鼻梁,长得还是不错的,就是身子单薄了些。她出来叫林江花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些小心翼翼:“娘,猪食煮好了……”

    这小女孩正是林江花的女儿,今年已经五岁了,平时家里的活,凡是她能干的,只要李成林不在林江花都会丢她干。心情不好时,打的都是她。

    虽然不知道她娘再说谁,但从她的眼里,李小晚看得出她娘很厌恶,憎恨这个人。

    “煮好了,你不知道喂吗,别来烦我,走走……”

    林江花就是典型的重男轻女,哪怕这个女儿是她自己生的,她依旧嫌弃得很。如今李小红嫁了,李小月也嫁了,家里的活也只有他们自己干了。

    “娘,我提不动桶……”

    此时猪已经饿得叫唤了起来。

    “一天就知道吃,提不动,你不知道少提点啊,生你有何用。”林江花谩骂着,推开李小晚向着屋子里走了去。要是猪饿瘦了,怪的到底还是她。

    李小晚被她一推,一个不小心就跌坐在了地上,可她没哭,只是静静的看着林江花的背影。

    她根本不回头看她一眼的。

    她虽然年纪小,可也懂不少事了,她知道她娘恨她。恨她是个女儿,恨生了她后,她就不能再生了。

    爹,娘吵架的时候,虽然晚上关上门吵的,可她还是听到了的。

    他们都以为她睡着了,却不知她很惊醒。

    虽然娘和哥哥对她不好,但爹和两个姐姐对她好。两个姐姐告诉她要坚强,不要太懦弱,长大以后嫁个爱她的人就好了。

    她们说的,她都记得,可是她的性子到底太懦弱了,被她娘一吼,她就怕得不行。

    长大,这个词对于她来说,着实遥远。

    安家老宅这边,也给安好家送了不少东西,可一样安好都没要。

    安家老宅的人都不明白,以前的礼安好要收,为何现在他们送的她都不收了呢。却不知自从他们将代晓晓卖掉后,安好就更不待见他们了,自然不会要他们任何东西,能不来往则不来往。

    三月初八的时候,不仅君临来了,高阳公主,尹修他们也都来了。

    来的时候,君临不仅带了很多补品,还给安好带了稳婆,带了几个手脚灵活,干活勤快的丫头。

    高阳公主他们也带了不少东西。

    安好怀孕,他们大家都是盼着的了,如今她怀孕了,他们自然要来看她了。

    都为她感到高兴。

    他们在安月村,待到三月末的时候,才回的帝都。

    临行前告诉安好他们,到时候生了,可要通知他们一声,到时候他们可要来参加安好孩子的满月酒。

    时间一天天过去,安好的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了起来,时间一晃都到了八月,此时的她已经快九个月了。

    君深如今可是寸步不离,安好走哪他走哪。

    奶娘,君深已经让人提前找到了几个,生孩子的时间跟安好差不多的。

    都说怀胎十月,实际上一般的都在九个多月左右就生了。如今,君深都不让她到外面走了,都是在家的,就怕她突然发作要生孩子。

    现在安好的胃口挺好的,每顿都要吃两碗半的饭,还要吃不少肉和菜,水果也吃得不少。

    八月末的时候,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九个月了,可还没有要生的迹象。

    九月初六的晚上,在吃过晚饭后,她叫着君深带着她在院子里散了会儿步。

    散完步后,他们就去洗澡了。

    君深和她一起洗的,他先洗完后,给她洗的,可这刚穿好衣裙,从浴室里出来,安好就觉得肚子疼了起来。

    君深看安好捂着肚子,连忙开口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要生了……”

    这几天,安好一有不舒服,他就会这么问的,到底是担心呢。

    “开始发作了,不过要生还得好一会儿吧……”

    听着安好有些压抑的声音,君深就知道肯定特别疼,可这种感觉他到底体会不到,一听安好这么说,他连忙抱着她去了他们之前准备的产房。

    将安好放好后,他看着安好说道:“你乖乖的别动,我去叫稳婆,叫娘他们……”

    君深说完就跑了出去,那速度叫一个快。没多会儿,稳婆就来了,来的时候还带了个箱子,里面装的是针线,剪刀之类的东西。

    苏玉娘他们没多久也来了,就苏玉娘跟着进了产房,其他的人不是去烧水,就是在外面等着。

    君深倒是想进去陪着安好,可苏玉娘却叫他在外面等着。

    第一胎,生起来总归不容易,开始的痛安好还能忍,后面却是疼得骂人了。这滋味,谁尝谁知道。

    君深听着里面,安好压抑的呻吟声,急得在外面走来走去。

    一个时辰半过后,安好还是没生,稳婆就让熬了参汤。君深再也待不住了,接过慧心端的参汤就进了屋子。

    鬼谷子看着,笑了笑,这小子还真是心疼媳妇,为了她连产房都敢进。

    苏玉娘看君深进来,着实有些意外,连忙上前看着他说道:“君深,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这汤给我吧……”

    进屋后,安好的呻吟声明显比外面大声了不少,可是隔着屏风,君深看不到安好,他心里别提多急了。

    此时听苏玉娘这么说,他看着她说道:“娘,我不出去,我想陪着她,看她这样痛苦我心里难受,我也想和她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出生……”

    君深说完,大步走了进去。

    绕过屏风,他就看到了安好,此时的她头上满是汗水,极力的在隐忍着痛苦。

    大声喊,只会消耗体力,所以安好及时再疼,也不会大喊。

    稳婆看君深进产房,也有些意外,不过只看了他一眼,便又继续接生了起来。

    君深过去后,坐到了床边的凳子上,拿出帕子就在安好脸上擦拭了起来。

    “丫头,我来了。”

    安好刚刚是闭着眼睛的,此时脸上没了汗水,听到君深的声音后,她连忙睁开了眼。

    “君深,你怎么来了……”

    “我来陪着你,好了,你快把参汤喝下去。”看安好脸色不太好,君深没有和她多说,只让她喝参汤。

    一碗参汤下去,安好只觉得整个人比先前精神了许多,这人参还真是不错。

    疼痛一阵儿,一阵儿的。

    安好只觉得整个人,都快撕裂了,那感觉真是难以言喻的疼。

    安好先是抓着床头掉的布条的,可在君深来后,君深就让她抓住了他的手臂。

    他不想看着她一个人痛,所以固执的要让抓着他。

    “郡主,奴婢已经看到孩子的头呢,你在使点力,孩子就出来了。”稳婆一脸高兴的对着安好喊道。

    在她接生过的这么多人里,她只觉得安好这宫口算开的快的了。

    苏玉娘看着也很是高兴,连忙将她带过来的小孩衣服给拿了出来,至于热水一直都有,换得很勤,等孩子生下后,就可以给他洗了。

    一阵猛烈的疼痛袭来,安好不由得喊了出来,随即下身感觉有东西滑出了体外,没多会儿一道洪亮的哭声就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恭喜郡主,恭喜王爷,喜获麟儿。”

    看着自己的孩子出生,君深自然很高兴,稳婆说完他就大声说了声赏。

    此时的安好,虽然很疲惫,但却是想看看自己的孩子。

    君深看她抬头就知她想看,立马就让稳婆将孩子抱了过来。

    稳婆简单的将孩子包裹了下后,就抱了过来。

    苏玉娘在稳婆抱过来的时候也看了眼孩子,她只觉得这孩子比小葡萄出生的时候,还要长得可爱些,漂亮些。而且,一看就比小葡萄出生的时候重。

    安好生的是个男孩,他并不像其他孩子出生时,那边皱巴巴的,相反的看起来很水灵,长得白白净净,看起来也不小。

    孩子原本是哭着的,可在靠近安好的时候,他却没在哭了,还看了安好一眼。

    安好看着,心都化了。

    这就是她和君深的儿子,长得真好看,长得好像君深,真好。

    她想抱抱他,亲亲他,可终究没力,还没说一句,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君深看安好晕过去,担心得不行:“稳婆,我娘子她……。”

    稳婆听着笑了笑道:“没事,郡主她就是累了,休息会儿就能醒过来……”

    将孩子抱给苏玉娘清洗后,她就去给安好清洗下身了。安好生孩子,总得来说是很顺利的,撕裂伤都没有。

    她清洗倒也快,清洗好后,就去帮着苏玉娘给洗澡了。

    在给安好换好衣服后,戴好帽子,裹好薄被后,君深就把安好抱回了屋子。

    至于孩子,他刚刚都没看,此时他心里也只顾着安好。

    准备的奶娘,如今已经在府里的了,在这几个奶娘里,君深挑了两个,剩下的都没要。

    安好虽然说了要自己喂奶,可君深还是坚持找了奶娘。

    在将孩子洗好,包裹好后,苏玉娘他们刚开门,准备出去,鬼谷子他们就围了过来。

    “这就是丫头和臭小子的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呢,长得真好。”

    鬼谷子一看着,就特喜欢,甚至想伸手捏捏他。

    可他的手还没伸手过去呢,就被莫云邪抓住了:“他还这么小,你怎么能捏他呢,不准捏。”

    “是,是,你有理,我不捏还不成吗。”

    今天鬼谷子心里高兴,自然不会跟莫云邪吵闹。

    安心和安然看着着实喜欢得紧,还抢先抱了抱,安大海他们也抱了下。在他们都抱过后,苏玉娘就先把孩子抱着孩子,来了安好他们住的屋子。

    家里有兄弟,原本不该在家生的,安好也想过回越寒城生,可苏玉娘他们都不在意这些,所以到最后就在这生的。

    苏玉娘抱孩子过来的时候,鬼谷子他们也是跟着过来的。

    不过在她进屋的时候,他们却是没有跟着进去,毕竟安好需要休息,还有就是她现在已经在开始做月子了,他们这些男子更是不适宜进产房的。

    苏玉娘进来后,就把孩子给了君深,刚刚他没看孩子,她可都是注意到了的。

    看他这么在意安好,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像他这样的男子,当真是少。

    将孩子抱给君深后,苏玉娘交代了他几句,她就去叫奶娘了。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