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网络测试地址 > 刺激1995 > 第一三零章 两个投资

博悦娱乐注册账号: 第一三零章 两个投资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老师,张老师,请留步。”

    在孙少葆越爼代庖宣布散会之后,杜秋叫住了马耘夫妇,他拿出自己的车钥匙,交给刘运来,说道:“刘哥,你带孙司长先下楼,我谈点私事,很快就好。”

    “行。”

    杜秋情商不高,在公开场合可以利用穿越党的心理优势挥洒自如,但私下里其实并不擅长和前世的名人打交道,等会议室里人都离开之后,面对面带忐忑与期待之色的马耘,他沉默了片刻之后,决定模仿对方的演讲套路,撒一回鸡汤。

    “马老师,我一向信奉因人成事的理念,一个人能不能成功,主要看两条,一,有没有眼光,二,有没有执行力,你能在国内刚开通互联网的时候就看出了商机,眼光不俗,你能果断放弃铁饭碗下海创业,执行力很强,我非常佩服,所以想和你合作。”

    “杜先生过奖了,其实我没……”

    杜秋摆了摆手,打断马耘的自谦,单刀直入的问道:“我现在比较忙,没时间去杭城考察,马老师,你觉得你们海博公司现在值多少钱?”

    马耘于1995年4月创办了海博电脑服务公司,目前除了他们夫妇之外,只有一名员工,而且还是兼职的,办公室也是租的,固定资产只有一部电话,一台打印机以及两台电脑,别的什么都没有,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不值几个钱。

    不过在刚才的会议中,马耘为了争夺杭城信息港的名额,把自己的公司说的很像那么一回事,此时不好改口,踌躇了片刻之后介绍道:“海博的注册资金是10万元人民币,开业三个多月了,业务进展的很快,已经为二十几家公司开通了网页,而且每个月的营收都在增长……”

    “不好意思,马老师,我刚才说了,我是投资你这个人,而不是公司,海博当前经营的业务我不感兴趣,所以具体情况不用介绍了,你直接给我一个估值吧。”

    马耘闻言大感愕然,摸不准杜秋的意思,和夫人张英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马老师,在我看来,你的眼光值10万,执行力值10万,一共是20万。”杜秋觉得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于是竖起两根手指,面向张英,笑着说道:“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张老师,你能全力支持马老师辞职创业,眼光和魄力不逊色于他,也值20万。”

    张英闻言笑了,马耘也跟着笑了,两人很有默契的在会议桌下牵了牵手,房间里仿佛面试一般的紧张气氛变得轻松了不少。

    “既然马老师说海博的注册资金是10万,那就当它值10万好了,这样一来,一共是50万。”杜秋快刀斩乱麻,径直说道:“我打算投资50万给你们,双方各占50%的股份,如果发展的好,以后再追加投资。两位先回去考虑一下,如果愿意接受的话,就另外约个时间详谈,如果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以后有别的机会再合作。”

    50万人民币在20年后的互联网行业里根本拿不出手,但是在1995年的国内算是一笔不大不小的投资了,对海博这样才刚开业3个月的小公司来说非常友好,既缓解了缺钱发展的燃眉之急,又不至于丢失太多股权,马耘夫妇大喜,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愿意。”

    杜秋本来打算投资50万美元给马耘,但是中午和詹妮弗吃饭的时候,询问了一些风险投资的常识,这才知道对微型初创公司来说,一次性投入太多资金并不合适,因为抢走了太多股份,会让创始人失去奋斗的动力,而且钱太多会让创始人头脑发热,贪功冒进,四处挥霍,反而死得更快。

    1995年国内搞电子商务的条件还不成熟,即使有骁龙提供技术支持,马耘也不太可能在两三年内搞出什么名堂,所以没必要一下子投入太多的资金,于是杜秋把50万美元改成了50万人民币,一是当作拉拢人才的感情投资,二是为自己的风投基金做实验。

    见目的已经达到了,杜秋含笑点了点头,说道:“我今晚还有个应酬要参加,就不招待两位了,如果有什么疑问或者需求,就找小戴。”

    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指了指坐在角落里整理会议记录的戴怡,吩咐道:“小戴,你开公司的车,替我送马老师和张老师回酒店,晚上好好招待。”

    戴怡自从知道不用再去京城当推销员之后心情大好,不仅容光焕发,做事也伶俐了很多,俏生生的应道:“好的。”

    搞定了马耘夫妇之后,杜秋下楼和孙少葆以及刘运来汇合,开着宝马m5去明珠酒店,和爱多vcd的创始人胡志标和陈天南商谈投资的事宜,这次一谈,就谈了四个多小时,直到晚上将近9点才结束,而且没有谈出任何结果。

    以重要性而言,马耘夫妇远超胡志标和陈天南,只不过投资马耘夫妇用的是杜秋的私人资金,自己的钱,想怎么花都行,所以可以快刀斩乱麻,一言而决,只用几分钟就解决了。

    而爱多vcd是杜秋拿来整合社交资源的探路石,想要投资的人除了孙少葆和苏文海之外,还有闻风而来的卢子健、顾守炳以及王长安,资金成分比较复杂,杜秋不能表现的太过随意,所以折腾了几个小时,既要听胡志标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胡吹海螺,还要忍受孙少葆锱铢必较的讨价还价,搞的头大如斗。

    苏文海和王慧慧也参加了这次洽谈,他们俩还没买车,离开酒店之后,杜秋顺路送他们回去,在路上,王慧慧坐在后排,有说有笑的聊了一些关于互联网大会的新闻,平时一直大大咧咧,言谈无忌的苏文海则坐在副驾驶位上,全程保持沉默。

    等汽车快要抵达青云广场的时候,苏文海忽然说道:“杜秋,小妹一直很喜欢你,你知道不?”

    杜秋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

    苏文海没有得到回复,长长的叹了口气,扭头摇下车窗,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和香烟,点了一根抽了起来。

    杜秋有轻微的洁癖,平时严禁有人在他的车里抽烟,此时却没有阻止,王慧慧见状,用小心翼翼的语气试探道:“杜秋,其实文秀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只是她脸皮薄,不好意思跟你表白……”

    “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别人不要多管闲事。”杜秋打断了王慧慧的话,把车停在了青云广场旁边的路口,说道:“到了,你们下车吧。”

    苏文海手指一弹,把只吸了两口的香烟远远的弹出车外,说道:“杜秋,不管怎么样,我和小妹都是你朋友,一辈子的朋友,是不是?”

    “是。”

    苏文海用力点了点头,推开车门,大步流星走了,王慧慧隔着车窗匆匆说了两句客套话,然后拎着和姜丹枫一起从美国买回来的lv包追了上去。

    杜秋看着他们俩的背影,微微一笑,然后打开车载收音机,听着音乐,开车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9点多了,只有亲妈杜春华一个人在家,她穿着宽松的家居服,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本白色封皮的打印文件在翻看,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盘咸水花生,旁边还有半瓶冰镇啤酒。

    “姐,很会享受嘛。咱爸和谨言还没回来?”

    杜秋这两天在互联网大会上出尽风头,不仅吸引了国内众多媒体的关注,也吸引了为招商引资不择手段的各地政府的注意,为了避免被人骚扰,杜存志早上带着林谨言去干爹王长安那边避难去了。

    “谨言和王冠军一起玩疯了,今晚就在那边睡,不回来了。”杜春华翻了一页打印稿,头也不抬的说道:“我刚才打电话给丹枫,她说咱爸在欣赏他爸的收藏品,要再等一会才能回来。”

    姜丹枫是互联网大会期间工作量最大的员工之一,这两天累得够呛,今天下午没什么重要活动,杜秋让她回家休息了,闻言哦了一声,问道:“什么收藏品?”

    “丹枫她爸收藏了很多民国时候的旧报纸和旧杂志,你知道的,咱爸最喜欢古色古香的旧东西。”

    杜秋穿越之后,很少见到亲妈如此神情专注的阅读,有些好奇,走过去捡起一颗咸水花生,一边剥一边问道:“你看的是什么?”

    杜春华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双手一抬,亮出了打印稿的封面,杜秋见上面赫然写着“《白夜行》中文版翻译初稿”几个字,有些惊讶,问道:“从哪弄来的?”

    “我晚上请小松爱子吃饭,从她那拿来的,说是秦维真托她带来给你审阅的。”杜春华放下书稿,探身拿起酒瓶,抿了一口啤酒,点评道:“小弟,你这本小说写的很不错,故事和人物都挺有意思的,就是有些情节太变态了,让人恶心,要是咱爸看到了,肯定要说你。”

    《白夜行》里有一些冲击正常人三观的重口味情节以及几段少儿不宜的细节描写,以国内出版界的现状,如果出中文版,这些细节肯定会被删减掉,所以杜秋之前不担心家人看到,但是没想到杜春华居然从小松爱子那里拿到了初稿。

    杜秋和杜存志是隔代亲,不像亲爹和亲妈那样畏惧外公,而且穿越之后早已刷满了好感度,因此并不放在心上,他吃着咸水花生,很随意的解释道:“性和暴力是世界上最能吸引眼球的题材,同时也是写的最多的题材,如果不写的离奇一点,怎么吸引读者?”

    杜春华只是习惯性的吓唬杜秋,其实没有把书稿给杜存志看的打算,她把《白夜行》当爱情小说看,兴致勃勃的聊了一会书中的男女感情之后,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小松爱子说你的签证没有问题了,只要去领事馆走个过场就能去东瀛。”

    小松爱子来云城好几天了,一直没有把书稿拿出来,今天却交给了杜春华,显然和詹妮弗一样另有图谋,杜秋皱了皱眉头,问道:“她还说了什么?”

    “还问了一些你在东瀛住过什么地方,有没有朋友之类的话,都被我搪塞过去了。”杜春华横了杜秋一眼,半是调侃半是提醒的说道:“小弟,我越看越觉得你像唐僧,眉清目秀的,特别能吸引女妖精,你可千万要把持住,别迷失了本性,忘了自己是谁。”

    “她们看上的可不是我,而是钱。”杜秋挪了挪身后的靠枕,朝沙发上一躺,懒洋洋的说道:“过几天我先送咱爸回老家,然后去一趟东瀛。姐,要不你带谨言跟我一块过去玩几天?”

    “我不懂日语,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你一个人去吧,把该处理的处理了,该收拾的收拾了,和以前的生活道个别,以后的日子,咱们一家人好好过。”

    “那好吧。”

    两人正在闲聊,这时家里的固定电话响了,杜秋见离电话更近的亲妈手指头都不动一下,只好从刚躺下的沙发上爬起来,去接听电话。

    电话是杜存志用姜丹枫的手机打来的,他中气十足的说道:“小秋,刚才大伟打电话给我,说锦玉生了,母女平安,我现在去医院看看,你跟你姐说一声,要是方便的话,也过去看看。”

    在原本的时空中,杜秋同父异母的妹妹名叫林安妮,出生于1995年8月25日,现在不仅名字被蝴蝶翅膀扇成了林佳语,生日也提前了几天,让他有些错愕,楞了一下才说道:“好,我跟我姐说。”

    杜春华和林大伟之间只有亲情没有爱情,本来就属于好聚好散的离婚,在杜秋这个亲儿子有意无意的撮合之下,虽然缘分散了,来往却并没有中断,只是关系从夫妻变成了朋友,听说梁锦玉生了女儿,立刻起身找出早就准备好的红包,带着杜秋一起去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