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网络测试地址 > 总裁太会宠 > 第702章 他的选择已经不言而喻

博悦娱乐登录地址测试: 第702章 他的选择已经不言而喻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阿深不会对我的救命恩人动手。”安颜很是肯定的说着,而后将准备好的鸡汤摆放在了他的面前。

    只要是安颜送来的东西,裴羿颢是照单全收的,每次她煲的汤,他都会喝个精光,今天也不例外。

    裴羿颢喝了一大口汤,而后说:“那他要不要考虑把你这个宝贝送给我这个救命恩人?”

    “那他真的会一枪崩了你。”

    “咳咳咳……”裴羿颢干咳了几声,无奈的躺回到了床上,“那你呢?他把你送给我,你会不会也一枪崩了我?然后再回到他的身边?”

    安颜笑着摇摇头,没有回答裴羿颢的问题,而是说:“我又不是物品,谁都没有资格把我送给任何人。”

    安颜这样的回答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裴羿颢点头,说道:“是啊,你不是他的物品,可你是他的命,谁没事会送命呢?”

    安颜将视线落在了裴羿颢的身上,缓缓道出两个字:“你啊,你不是想让阿深一枪崩了你吗?你这不是送命是什么?”

    “反正我是阶下囚,宁肯被囚禁一辈子,倒不如一枪崩了我。”

    “囚禁一辈子,你还不配!”忽然,低沉的嗓音倏地响起。

    安颜和裴羿颢先后朝着门口的方向望去,笔挺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

    “来看阶下囚。”赫筠深说的阶下囚指的当然是裴羿颢了。

    裴羿颢躺在床上,双手交叠抱于胸前,而后出声说道:“我这个阶下囚,哪里值得赫少亲自来探视啊?”说着,裴羿颢打了个哈欠,“喝了爱心鸡汤,我现在都有些犯困了,阶下囚想睡觉了,赫少请自便吧!”说着,裴羿颢真的大剌剌的躺在了病床上,开始睡觉。

    “裴羿颢……”安颜看着裴羿颢的反应和举动,瞬间无语。

    赫筠深面色冷峻,表情没有丝毫的起伏变化,他伸手摸了摸安颜的小脑袋,出声道:“通话记录已经全部打印出来了。”

    “通话记录?伍扬已经查到了吗?可我没收到他的消息诶……”

    “他习惯性的发给了我。”

    安颜点点头,这份通话记录真的很关键,也许里面有着她想要的关键线索。

    随后,她急切的问:“那打印出来的通话记录呢?”

    “在车里,你去拿。”说着,赫筠深将车钥匙放入了她的手掌心内,他唯有看着安颜的时候,才会有表情变化,眼神更是有着难以掩饰的宠溺。

    安颜点点头,“嗯,我现在就去。”随后,她拿着车钥匙就离开了病房,离开前还不忘看了一眼睡大觉的裴羿颢。

    等到安颜离开后,裴羿颢的声音再次响起:“赫少支开安颜,是准备给我个痛快么?”裴羿颢以为赫筠深是要趁安颜不在的时候,解决他。

    “谁都不希望手上多条人命。”

    赫筠深此话一出,裴羿颢倏地望向了他,不解的问道:“那你今天来,到底是要做什么?放了我是绝对不可能的,可你又不杀我,刚刚又说我不配让你继续囚禁,赫筠深,我真是看不懂你,你究竟要做什么?”

    裴羿颢的话只是惹来了他的一声轻笑,他的眼眸深邃,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但言语却是冰冷低沉,“我今天来,可以说是放了你的,但也可以说是变相囚禁你。”

    裴羿颢这下更是云里雾里了,完全没有弄明白赫筠深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请赫少明说。”

    赫筠深望向他,出声:“母债子偿这四个字,你应该明白。”

    “你要让我替我母亲还债?”裴羿颢这下明白了。

    “裴听雪。”

    裴羿颢听到这三个字,眉峰紧拧,他已经明白赫筠深的意思了。大妈毁了裴听雪的容,废了她的腿,赫筠深指的还债,应该就是这个了。

    “你想让我怎么偿还?”

    “掌管纳伯集团。”

    “你说什么?”裴羿颢震惊万分,很是错愕的望着面前的赫筠深,“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让我掌管纳伯集团,你等于就是把我之前争夺的东西亲手送到了我的手里!你这样做,恐怕对不起裴闻墨吧!”

    赫筠深笑笑,出声道:“他做的事未必光彩。”

    “你这完全是话里有话啊,裴闻墨做了什么?”裴羿颢倒是好奇了。

    “你没必要知道。”

    裴羿颢点点头,“说的也是,不过你为什么敢肯定我一定会掌管纳伯集团呢?”

    裴羿颢和赫筠深接触的时间不长,之前以为他是裴闻墨的另一个养子,两人或多或少还有这些许交流,但他怎么样也没想到这个“养子”竟然是赫筠深!

    赫筠深嘴角微勾,只是简单说了一句,“情场失意,职场总该得意了。”

    裴羿颢听到这一句话,气的捂着胸口,“赫筠深,你!”

    “你想当废人,可以选择继续做阶下囚,如果想自由,纳伯集团CEO的位置,你是做定了。”

    “你让我给裴听雪卖命,不会让我娶裴听雪吧?”裴羿颢很清楚裴听雪有多爱他,准确来说不是爱,是恐怖的占有欲再作祟!

    “你想娶,我不拦着。”

    裴羿颢立即摇头,“谁说我他妈的想娶了?她心理扭曲,需要心理医生疏导,我对她半点兴趣都没有,赫少介不介意让我娶安颜?”

    “那是重婚罪,你想让她坐牢?”

    “我也就是说说而已,更何况安颜,你说什么也不会给我的,就像我刚刚说的,谁没事会把命送给别人呢?”

    慕安颜是赫筠深的命,这是显而易见的事。

    “选择已经摆在你面前,怎么选是你的事,需要考虑时间么?”

    裴羿颢只得认命,“高明还是赫少高明,你从一开始就没给我选择的机会,现在又何必给我考虑时间呢?你知道我不愿意被囚禁着过一辈子,所以我的选择已经不言而喻了。”

    “既然决定掌管纳伯集团,那就把这个位置坐稳了。”话音落下后,赫筠深没再逗留,直接迈步朝着病房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