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官网注册网址: 第983章 怨念余波(一)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或许才是作为死神的感觉,看着这些人想要拼命抵抗,却最终倒在自己的威压之下……

    对这些反抗我的游荡者,我没有丝毫的怜悯,为了最快速的解决战斗,也为了他们不把我的行踪暴露出去,我把除了那王队长之外的游荡者通通割了喉。

    最后在那秃头王队长震惊的眼神下,我对着他后脑勺上狠狠来了一记手刀,把这人扛起来快步离开了这里。

    此时大火已经快把中转站淹没了,好在当我辗转回到秦先生藏匿的屋子时,发现他果然还好端端活着,秦先生见我真的把王队长抓住并且带了回来似乎有些惊讶,他问我路上有没有被“尸体”干扰,我摆手说这些“尸体”的侦查范围貌似还是比较有限的,只要我不距离他们过于接近,那应该是不会激怒他们。

    “那就好!”秦先生又看了一眼我肩膀上的王队长说道:“我们得赶快走了!你现在把他劫持了,那消息肯定会传到其他人那里,追踪你的队伍肯定马上就会来!”

    “没事,他们没人发现,我把所有的目击者都杀了。”

    秦先生听了后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我会这么残忍,不过他依旧坚持说道:“就算不为你,那为了那些叛军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的,中转站附近的巡逻队数量肯定会在短时间内激增,我们赶快走!”

    我点了点头,快速和秦先生沿着来时的路径返回到了那辆被我劫持的车辆旁,我把那王队长五花大绑吊在车子后视镜可以看到的地方,然后我又叫秦先生坐在我旁边,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他们任何一个人逃跑,同时我也需要秦先生给我指路。

    车子行了一段距离后我便明白秦先生所说的巡逻队增强是真的,甚至比他所描述的还要严重得多,因为不仅游荡者本部加派来了大量的人员补给,就连叛军的队伍竟然也在增加当中。

    我之前曾经猜测过袭击中转站的叛军数量基本上已经是他们的全部实力了,现在看来下定论还为时过早,毕竟他们的手上连超感人都有了,想要再多募集一些劳力似乎也不是太难的事情,别的不说,那些地位最底层的半感染者恐怕就是最好的奴役对象了。

    另外我还要顺带提一下,在东口省的半感染者数量似乎比我之前所知道的还要多了不少,我不清楚这些半感染者就究竟是不是原先从华南、华北两省迁移过去的,还是说其中有一部分人是后来陆续变成那样的……

    之所以能感觉半感染者的数量激增,是因为按照秦先生的说法,他们在整个东口省的物资调动中,所有的苦力活几乎都是靠半感染者完成的,毕竟华南、华北的半感染者们在接连遭到各大势力的掳掠捕杀之后,数量早就锐减了,更别提在迁移途中他们还又损失了相当数量的人,所以说我才有这有的感觉。

    我才沿着秦先生的路径走了不到几分钟,就开始听到从附近的其他区域开始传出了零星但却频繁的交火声,其中大多是土铳的近距离暴轰声,还有少量的炮击声。

    “看到没有!”秦先生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我没说错吧!”

    “别废话!赶快带路!哪条路最安全?”

    “没有什么绝对安全的路线!”秦先生顿着脸说道:“我们还是走的太晚了!如果叛军和我们本部的人在这附近混战的话,那我们恐怕没那么容易走脱的!”

    “所以你之前所在骗我喽?”我一下子恼了。

    “我哪儿敢骗你!只是情况都是随时变化的!我没料到叛军的行动规模会这么大!他们似乎在短时间内集结了不少的新人!”

    “你也是这么感觉的?”我立马问道:“是不是按照规模来看,他们以前的人员数量是不可能制造出这么大动静的?”

    秦先生点了点头:“这么说吧,叛军以前的活动就类似于游击,别说我们这样的中转站了,他们就连外围的小型哨站都不敢贸然袭击,可是他们现在竟然敢发动如此大规模的行动,没有人数的支撑是不可能的。”

    接着秦先生又顿了顿,思考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或许他们有了新的盟友?”

    秦先生的这个猜测很正确,光从超感人的出现就可以预见这些人是有“后台”的,不过除此之外,我依旧认为他们肯定还联合了附近的半感染者,虽然我目前还没能确切看到有半感染者替他们作战,但他们作为后勤补给人员还是很有可能的。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走?”我问道。

    “原来的路线肯定不好用了。”秦先生说道:“现在光是东口省的边境我们恐怕就出不去,那里每隔不到百米的距离就会有一座岗哨,再加上他们增派的队伍,原路线是肯定走不出去的。”

    “你难道不是他们?跟他们撒个谎,就说你要带着我外出办事不就完了?”我问道。

    秦先生听了我这话后似乎很惊奇的样子:“你真的以为这么简单?首先我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怎么可能所有的游荡者都认识我,其次撒谎也得有根据,没有确切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可能被随意放出边境的。”

    “那你说怎么办?”

    “我们现在只有祈祷情况越乱越好了,如果现在战火延续到边境地带,那我们就可以趁机装扮成游荡者本部的势力加入战斗,这样才有可能脱离东口省。”

    我心里有些不以为然,认为秦先生只是在故弄玄虚好让我不要丢下他而已,因为我认为一旦战事发生的话,情况肯定混乱不堪,离开一个小小的边境地带怎么可能如此困难?

    当下我也没说什么,秦先生则开始在附近观察起来,很快他便给我指明了一条道路,并且告诉我一旦遇到游荡者本部的队伍,那就先装扮成士兵的样子,至于我的俘虏身份是万万不能说的,因为那些游荡者在这种情况下,十有八九会选择直接就地处决我。

    我们现在行进的方向差不多是正南,的确是边境位置的方向,越往南走,我便听到四周的骚乱声越多起来。

    就连秦先生都听到了,他语调略带惊喜地说现在的情况对我们还是很有利的,然后他又建议我最好现在用耳朵确认一下附近哪个地方的动静最大,同时这个地方也越靠南,也就是越接近边境区域越好。

    我迅速按照秦先生的说法听了一圈,发现其实按照我们的正南直行方向继续走下去就可以了,那个方向不仅有枪炮声,好像还多了一些动物的吼叫声,感觉很像是我们先前遇到的缅甸人也来了。

    不错,情况的确是越混乱越好,只要现在月灵不要出现,那我什么都不怕。

    我快速朝着那个方向接近起来,沿途还真的如同秦先生所说,连续遭遇了四五支游荡者本部的巡逻队,这些人都在紧锣密鼓搜寻叛军,见到我们之后自然也不会放过盘问。

    这些队伍基本上都是五六人一个小组,全部都是思维健全的正常人,其中有两支队伍恰巧有人认识秦先生,所以没有给我们带来太多麻烦,但是其他的队伍就不同了,他们先是盘问了我和秦先生几句,然后竟然又抛出来一些关乎游荡者内部的问题,叫我和秦先生同时回答,甚至还让我和秦先生同时说出我俩中一个人的名字。

    这些答案当然通通都对不上号,解决办法就只有大打出手了……

    由于我和秦先生都配备了碎石枪,所以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我们还是能够轻松取胜的。

    如此看来,秦先生之前的话或许也不是危言耸听,这些游荡者的人似乎没有那么好蒙骗,可能是他们在这种苦寒地带下锻炼出来的生存技能吧……

    就这样一路连杀带骗到了我刚才听到的战火集中地带,隔着大老远我就看到了成批量的车队、人群在边境地带混战着,战线蜿蜒拉长,一直到了我视线所能达到的最大距离……也依然没有结束。

    “情况肯定不对!”秦先生忧心忡忡地说道:“这次的反叛规模太大了,肯定有其他我们所不知道的人加入到了这场战斗中,这下麻烦了……这么庞大的人数,就算他们现在直接攻打九河市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不会吧……难道他们也是冲刘勇去的?”

    “谁知道呢。”秦先生看着我说道:“既然你都来找他了,那难保其他人不会和你有同样的想法。”

    我点了点头,现在只能祈祷那刘勇自身足够强悍了,不过这小子命向来都很大,连岛上那种险恶的环境都生存下来了,总不至于在九河市的保护包围下还能死了吧?

    秦先生问我能不能看到交战双方现在谁占优势,我摇头说自己他娘的又不是千里眼,这可分辨不出来,我们现在只有进一步接近战场才可以。

    秦先生似乎觉得这样贸然接近不太安全,只见他掏出来一个对讲机试图用信号联络附近的队伍,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信号。

    就在这时,我听到从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机车声,回头一瞧,只见两辆架着土炮的皮卡车外带着十几辆单人轻型摩托正朝着我们这边急速而来。

    我以为他们是在追我们呢,但紧接着我就看到其中一辆皮卡侧翻了出去,再然后我就看到了跟在那些人身后的队伍,是一些开着加固民用车的家伙,大概有五六辆的样子,我刚想分辨一下谁是叛军,就看到从后方追赶的民用车里接二连三跳出来几个伸手极其矫健的家伙,这些人手上都带着套索,轻轻一甩便精准地挂到了他们追赶的第二辆皮卡车身末尾处,几个人一起用力,那车子就这样被隔空掀翻了出去。

    那皮卡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然后就原地爆炸了……

    我草,这些人是超感人,这不用猜也知道追赶的人就是叛军了,而前边逃跑的人则是本部的游荡者,现在他们只剩下了十几辆摩托,而且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

    本着“锄强扶弱”的原理,我现在当然要首先对付叛军了。

    而且正好也可以博得这些游荡者本部人员的信任。

    我和秦先生很默契,两人同时举起手里的碎石枪就对着那些叛军打了过去,秦先生枪法堪忧,一梭子子弹出去后只打中了一个人,不过剩余的人头都被我补上了。

    那几个超感人很快就原地倒下被血融石杀死了,被追赶的十几辆摩托则快速围拢到我们身边,然而他们并没有说谢谢,其中一个人驱车上来问我们这枪是哪里来的,语气中带着十二分的怀疑态度,看来已经对我们的身份起疑了。

    草了,这些家伙的态度简直和我在中转站救王队长时的情况一样,也是对我的“救命之情”好不感恩,我刚迟疑了一下,十几把土铳就对准了我和秦先生。

    这次秦先生的枪法终于扳回一筹了,他再次展现了屠杀自己同伴的优秀能力,而且他甚至比我还要果断,一圈碎石下去,没等那些人的土铳开火呢,他们就纷纷倒在地上挣扎哀嚎着死去了……

    “看到了吧,你现在对这些人了解了吗?不管你做什么,他们都不会轻易相信的。”接着秦先生又指了指我们身后的正南方向说道:“继续沿着刚才的方向走,如果我们运气够好的话,或许可以来个渔翁得利。”

    “那运气不好呢?”我皱眉问道。

    秦先生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我这个人向来运气都不会差,否则也活不到现在了。”

    我心里冷哼了一声,心说这家伙看来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就他这体格,别说在现在的时期了,就算太平盛世活着都不容易……

    我现在也没别的路子了,便继续驱车朝南而行,接着我便看到前方的天空似乎开始变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