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注册: 第825章 寒宫问月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焦会长果真没有食言,不到十日,便有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来到叶府,还是由会长大人亲自作陪前来。

    或许是觉得钟子浩用以交换的龙晶和息壤太过贵重,这一次连辅助材料都没有让叶家准备。

    整整忙了四个时辰,这座传讯阵法终于构建完毕。

    焦会长极为上心,还当场试验了一次才离去。叶泉等人自然是千恩万谢,而钟子浩则把自己关进了密室中。

    两天时间过去,他已经能自行构建出一座传讯阵法。

    说起来,单从构建阵法的技艺来说,传讯阵法并不是如何高明,只不过它的布阵思路不同而已。在万道商行那位阵道宗师动手的过程中,他早已将传讯阵法彻底弄明白。

    接下来三个月时间,钟子浩马不停蹄,在叶家产业遍及的十余座城池内,都构建出一模一样的传讯大阵。

    不用说,这种效率彻底将叶泉等人惊呆,直欲将他惊为天人。

    这段时间里,聚宝阁也已顺利开张,老蔡头还要兼顾天机殿第一批人马的组建,忙得不可开交。

    在选择成员问题上,叶泉也不敢大意,所任命的都是跟随他多年的忠实下属。除此之外,火灵和冰灵自然是最得力的人手,连紫灵很多时候也跟着起哄。

    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伤势痊愈后的宋一沫居然对这件事大感兴趣,竟主动要求加入天机殿,为老蔡头平添了一大助力。

    钟子浩并没有参与这些事情,而是寻了一座密室闭关。

    说起来,他的修为离通神境中期已经不远,如能再做突破,相信就算对上月冥那样的强者,也有获胜的机会。

    然而修为到了通神境这一层次,就算感应到突破契机,也不是十天半月就能完成的。

    他不知日月般苦修,时间一晃便近两年。

    ……

    赤明天!

    这是一片灵雾充盈、景色清奇之地。

    一座座琉璃造就的大殿金光流转,在云雾中散发着万道霞光;几根百丈巨柱耸然而立,直冲云天。

    这等景致,一般武者到此,都有一种跪地朝拜的冲动。

    更远处,似有山风呼啸,浓雾弥漫,云海变幻万千,宛如置身混沌世界;还有一潭烟波浩淼的湖泊,湖水纯净而淡然,让人生出无限陶醉之感。

    然而,这等只应神灵居住的地方,竟有不少武者的身影,他们一个个气息强大,且威武不凡。不时还有一群身形窈窕的女子出入,直似仙子临尘。

    “咻!”

    忽然,一道急促的破空声响彻,惊扰了这片天地的宁静,使得不少武者转头望去。

    那里,一名颜如琬琰、眉似远山的白衣女子凌立虚空,正抬起芊芊玉足,踏步而下。

    “恭迎小姐归来!”

    骤见此女,众多武者立即躬身施礼,神情恭敬之极。

    “嗖!”

    又一道流光从殿内奔出,等停下身形,却是一名面如冠玉、清新俊逸的青年,并且,从他身周散发出来的波动来看,修为已然超越通神境。

    “慕容师妹,你一走就是两年多,我差点以为你不回天宫呢。”男子轻笑,遂目露关切之意,“家里可好?”

    “多谢牧师兄关心,一切安好!”

    白衣女子轻颔螓首,一抹浅笑冲散了脸上的疲惫:“难得见到师兄如此清闲,怎么,最近天帝陛下没给你安排任务?”

    “哈哈哈哈!”

    牧师兄甚是开心,打趣道:“师妹见到我稍有空闲就不肯放过?”

    此际女子已经降落,两人略作交谈几句,青年便道:“师妹,赶紧去见花后吧,她最近为了找你,几乎将整个世界都翻了一遍。”

    “嗯?”白衣女子微微蹙眉,“师兄可知何事?”

    牧师兄面现为难之色:“还是你自己去问她较妥,你也清楚,花后对我们这边一向有成见。”

    “好吧!”

    白衣女子了解地点点头,这才离去。

    后山,饶是这个季节已经到了秋末,依然是百花齐放,生机盎然,这里是一片花的海洋。

    白衣女子到来时,一名容颜清丽的宫装妇人正坐花丛中抚琴,只是这流淌的旋律听起来,总会让人生出惆怅之意。

    这首曲子名为《寒宫问月》,这些年来,她不知听过多少遍,更不清楚师父为何与天帝的关系会变成如今这种局面?

    两人明明已结为夫妻,同住赤明天宫,天帝陛下也曾来访多次,可师父就是从不现身相见,更莫论生育子嗣!

    “小姐!”

    两名侍女见白衣女子到来,目露欣喜之色,盈盈下拜。

    “别打扰师父!”

    女子轻声道,抬起葇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良久,琴音终绝。

    宫装妇人抬头,已然换为一副平静的神情:“婉儿,两年多才舍得回来?”

    “让师父担心了,徒儿知错!”

    慕容婉莲步轻移,来到宫装妇人身前施了一礼,将螓首低藏胸前,声若蚊蝇。

    “好了好了,平安归来就好,为师又没责怪你,多年不见家人,舍不得离开也是人之常情。”花雨琴轻笑,并未提及曾满世界寻找弟子一事。

    “师父,能不能帮我寻一个人?”慕容婉犹豫半响,终于鼓起勇气道。

    “当初那个傻小子?”花雨琴岂有不明白徒儿的心思。

    “嗯!”慕容婉颔首,俏脸泛起红晕。

    “唉!”

    花雨琴不答,缓缓起身踱步:“真不明白那小子到底有什么好?想我花后的弟子,多少天帝之子前来求亲,你都不曾正眼相看,这么多年过去,还没忘记那个家伙?”

    “师父!”

    慕容婉黛眉紧蹙,俏脸上的怒意毫不掩饰。

    “好了好了,为师不说。反正这些年也劝过很多次,你总听不进去。想来那小子也不是一无是处,当年舍生护你周全的一幕,就算是为师亦有些感动。”

    “在我心中,他永远是世上最优秀的人!”

    慕容婉目光幽幽,脑海中浮现出一道黑袍男子的身影,目露痴笑状,喃喃道。

    花雨琴轻叹一声,心知在这件事上无法说服倔强的弟子,转移话题道:“如今为师有件事需要你帮忙,等此事一过,就帮你找他如何?”

    “请师父吩咐!”

    慕容婉大喜,抬起头来,眸中有一抹掩饰不住的兴奋。

    然而,此际的花雨琴似乎变得神伤起来:“为师有一宿敌,我们相斗了半生都未分出胜负,于是约定让双方弟子代为出手。”

    “而约定的时间,离现在仅余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