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平台登录入口: 607|最爱之人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百零七章

    即使在ccg每天划水, 贝丝·哥汗纳依旧被和修研带到了上等搜查官。

    一来是她的实力锻炼上去了,二来是她抱住了搜查官里第二粗的大腿, s2班班长和修研的实力是整个ccg有目共睹的,被他手把手带着的学生想不升职都难。

    完成了升职计划,又完善了一部分监狱构思, 贝丝大小姐在ccg镀金成功后,恋恋不舍地一步二扭三回头,得到的却是老师挥手后无情离开的背影。一瞬间,她化妆后的面孔抽搐,心道我们说好的师徒情呢!

    不存在的。

    从有马贵将与金木研,到和修研与贝丝·哥汗纳。

    这一脉的师徒充满了“冷酷无情”。

    ccg与青铜树的对抗和围剿, 也是贝丝·哥汗纳不适合留在日本的原因。gfg局长赛特·哥汗纳再希望锻炼自己女儿, 也不会想让她跑去喰种与人类的战场。

    日本, 已经是国际喰种对策局都觉得危险的地方了。

    克尼库姆。

    雾岛董香被关押一个月没进食后, 蜷缩在牢房的角落里, 一部分人类的饭菜放在旁边早已冷却。在她对面的妇人不停地大呼小叫:“搜查官!她生病了, 能不能带她去看医生啊!你们不能闹出人命!”

    搜查官被她吵得刺耳, 快步走来, 看到了雾岛董香虚弱的异状。

    “这是要绝食吗?”

    他不太想管, 但还是拿出钥匙准备打开牢门,去把那名柔弱的女性带出来。

    在钥匙转动的一刹那。

    角落里的雾岛董香低着头, 从发丝下微微流露出一丝猩红。

    她掐着手臂,身体颤抖,死死不肯被本能操控。

    “如果我是你, 就不会打开克尼库姆明令禁止打开的犯人牢门。”一道冰冷的话从搜查官的身后传来,搜查官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黑大衣的奇怪男人。

    无视了搜查官的惊异,v组织成员把带来的一个食盒放入牢房里。

    “吃吧,研大人给你的。”

    说完,v组织成员履行完职责后离去,没有给那个喰种一个多余的眼神。

    雾岛董香扑了过去,抓住食盒。

    食盒里,是热腾腾的新鲜肉食,米饭晶莹,宛如人类丰盛的大餐。

    吃的!

    她快要饿疯了!

    在发生了雾岛董香险些饿到失控的事情后,克尼库姆的监狱长也把今天发生的一幕禀报上去,和修常吉看见研派v组织成员去送食物的情报后,明白又是一个金木在意的人。

    既然如此,放在克尼库姆的观察可以结束了。

    一个妄图加入医院,实力没有达到赫者级别的喰种,并不值得他留神在意。

    和修常吉看在孙子的面子上,让人将她秘密移送到库克利亚。克尼库姆是关押人类的地方,关押喰种显然不是特别安全,库克利亚对喰种再可怕,也会提供“食物”,而且他打算把“兔子”当作金木醒来后的一张牌。

    直到现在,雾岛董香对外都是以“喰种事件相关人员”的身份被捕。

    能否回归人类社会,全凭和修常吉的一句话。

    “研,你对我瞒的可真多。”

    和修常吉不甚在意地想到,独眼喰种的秘密知情者比想象中多,而且大部分集中在v组织叛徒芳村功善那伙人身上。他能做的就是看一看那伙人能否保守秘密,不能的话……全部为研的安全去死吧。

    他查阅起一份新的秘密文件,上面是研究所内培育的胎儿的发育情况。

    这才是他目前最关注的事情!

    远超青铜树!

    “有百分之九十的概率是喰种……百分之十的概率是独眼喰种……”

    和修常吉的目光闪烁,本来不抱太大希望的独眼血脉,竟然在他以平常心对待的情况下出现了新的转机。

    要知道在他上次去研究所时,研究所的人只能确定是喰种!

    如今居然有百分之十的概率是独眼喰种!

    “独眼之枭……你可是为我们和修家立下大功了啊。”和修常吉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些数据,记入脑海里,之后把纸张放入了碎纸机里。

    在机器的碾碎下,这个能够震惊整个和修家的消息被他掩盖下去。

    一切还没出结果。

    和修常吉心想:平常心,不能心急,万一又猜错了怎么办。

    在这方面吃过苦头的和修家主,拒绝回忆当年私生子出世前,误以为会是独眼喰种时的惊喜。他已经发自内心地明白独眼喰种是一种随机性极大的血脉,上帝丢下来的筛子,凡人还是别去猜骰子的结果。

    猜错的滋味,简直毕生难忘。

    今天的ccg总议长,仍然自认为脾气很好地工作,处理着会让一大把年纪的人眼睛发晕的各项布置,确保ccg能够把青铜树按在地上打一顿。

    “流岛……等全面进攻的那一天……”

    为期半年的青铜树驱逐计划,在和修常吉的手下逐渐成型。

    外界对此一无所知。

    ……

    在控制中心的操控下。

    库克利亚的又一次动静,象征着有新的成员加入了这个冰冷的“大家庭”。

    s层新增了一名“不可见”的犯人。

    灰崎深目见怪不怪,每年总有一些抓进来的喰种不能曝光,有一部分是因为他们背后牵扯的利益,更有一部分是因为和修家需要利用这些喰种。

    “310号犯人进食了吗?”

    他比较关心这个问题,而被他询问的搜查官迟疑地答道:“一开始好像没有进食,后来通过管道输送的rc溶液有了一些消耗,具体情况无从得知。”

    310号监狱不允许开门,不允许安装监控,更不允许对方出来“进食”。

    与其他被关押在库克利亚的喰种不一样,310号犯人的食物全部由牢房里的rc溶液输送管道提供,每日的活动范围仅限于牢房,可谓是禁足不出。换作其他不重要的喰种,库克利亚才没有那么好心提供rc溶液,想要吃饭?可以,自己在放风时间出来猎杀比自己弱小的喰种,通过共喰的方式获取食物。

    在库克利亚,弱肉强食的规则也从未改变过!

    ss层,310号犯人的牢房。

    牢房顶部孤零零的白炽灯亮着,月山习背靠着墙壁,坐在简陋到曾经绝对不会尝试去坐的一张小床上,他微微落下目光,看着床上前几次和修研带来的书本。

    这是他唯一能用来打发时间的东西。

    与金木研的爱好不一样,和修研喜欢看一些堆砌辞藻的散文诗集。

    前者喜欢刺激惊悚的情节,后者喜欢优美如画的意境。

    “每个人的经历不同……所喜欢的东西也会改变,最终在某个方面殊途同归……”

    月山习把这本书翻到最后。

    一排细小的文字说明着该作者的总结,对方是喜欢太宰治作品的散文作者,深受太宰治的作品影响,却希望温柔如春日的人生观念。

    “研……”

    月山习想到《飞鸟集》上再适合不过的话。

    【那一夜我烧毁了所有的记忆,从此我的梦就透明了,那一天我丢掉了所有的昨天,从此我的脚步就轻盈了。】

    和修研就像一个走在必然道路上的背影,很少回头,也不喜停下。

    金木研背负了太多,走得早,却没有和修研走得快。

    他们都极为优秀。

    “像我这样烦恼的人,估计没有几个吧。”月山习说出能让其他知情者打死他的话,因为进食rc溶液而有些精神的面孔上,紫色的眼眸一片缱绻,“这么久不来找我,不仅是在生我的气,同样是不想告诉我外面的事情吗?”

    真是温柔又残忍啊。

    金木研总是一个人扛起事情的决心,如影子般倒映出和修研的冷酷。

    “你们都是一个人,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但是爱只有一份……”

    “不管是我还是永近君都有各自喜欢的人吧,只是比起他,我更幸运一些,能占据你们在感情上的空白。”

    “研,美食家的爱都给了金木,抱歉了。”

    一直被掘千绘戏谑左拥右抱的月山习,阖上双眸,遮盖了眼底的一片理智,在心中早就选择了自己的最爱。

    无关对错。

    重新选择无数次,他也只选金木研。

    ccg本部的高楼上,和修研的掌心贴着玻璃,注视着外面,与玻璃上的自己。

    抛开了感情上的烦恼,他喃道:“不就是单身吗,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他看着库克利亚监狱长转交给自己的散文书籍,眼底一热,几年的感情岂是说断就能断的,可恨月山习竟然宁愿斩断关系,也不怕自己家出事。

    要不是为了金木,他绝对撒手不管了!

    “混蛋。”

    和修研从齿缝里嚼着这个词,那种不甘心和痛苦仍然在心头上涌。

    人心是他唯一得不到的东西。

    哪怕看着他也能快乐这种事情……完全是放屁啊!

    “研,我听说灰崎找你,库克利亚那边有什么事情吗?”办公室的门口,和修吉时没有敲门就走了进来,陡然看见了郁郁寡欢的和修研。

    和修研秒变脸,笑着迎上去:“叔叔——”他瞅见对方的花色领带后,笑意更浓了,“你戴了我前天送给你的礼物呀。”

    和修吉时干脆不提监狱的事情,苦恼地说道:“你送我父亲节的礼物,我很高兴……但是为什么……你上次连母亲节也送礼物给我。”

    这个问题一直憋在他心里,不吐不快,终于问了出来。

    和修研抱住他:“妈妈。”

    和修吉时:“……”

    又当爹又当妈的不是他,是父亲好吗!

    几日来的轻微冷战一扫而空。

    其实在伊予跟着政安全回来后,和修吉时就原谅了他,但是没有合适的机会说开,所以拖到现在才真正和好如初。

    “研,叔叔没有让你难过吧。”

    和修吉时想到他刚才的表情,有些不放心地问他。

    “没有。”

    和修研靠在他的肩头上,对方的肩背结实,那并非力量带来的安全感。

    “叔叔,你说谁最爱我呢?”

    “你爷爷啊。”

    和修吉时为他的话笑了,“我敢发誓,你爷爷爱你远胜过其他人。”

    亲手养大的孩子,承欢膝下的快乐,这些都是和修研带给和修常吉晚年的珍贵体会,即使是和修吉时也无法做得比和修研更好了。

    “你失忆后像孩子一样揪他胡子,他也不会生气。”

    “那叔叔这么做呢?”

    “……若是我小时候,父亲会用严父的方式打我一顿。”

    儿子和孙子真的是不同的生物,而孙子与孙子之间也有天差地别的不同,这点和修吉时在家里深有体会,嘴角抽搐。

    得到他的话,和修研顿时笑得羞涩。

    “叔叔好惨啊。”

    “是啊。”

    你还非要来补一刀,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