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网络测试地址 > 忠义天下 > 第一百三十章将臣风云2

博悦娱乐网络检测: 第一百三十章将臣风云2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少公爷,太府阁首府、蒙烁前来拜见!”

    听得下人回告,张祁立刻收回思绪,急声道:“快快有请!”

    正厅中,已经位置太府阁首府的蒙烁冲张祁道:“张将军,这一年来你可是平步青云,身兼两大要职啊!”

    “首府大人过奖了,在下不过是乡野粗人,凭借几分勇力,在陛下天恩厚赐下,才有了今日之局面!至于平步青云,那是万万不敢当!”

    张祁恭卑不已,蒙烁暗自笑笑,不再揪扰这个话头。

    “张将军,你可知道本府今日为何来此?”

    “在下不知,请蒙首府清讲一二!”

    瞧着张祁那张黝黑的笑脸,蒙烁探身低声:“本府是奉天子之命而来!”

    听此,张祁心里咯噔一声,旋即冒出一股冷汗,也就瞬息,张祁赶紧起身跪地,叩拜蒙烁。

    “下官张祁不知天恩来此,敬请首府赎罪!”

    “起来说话,起来说话!”

    蒙烁对于张祁的反应,心里很是满意,待张祁缓下心绪,蒙烁道:“今日早朝的事,你可知道发生了什么?”

    “下官知道,杜大人请谏陛下行调派转驻之策,只不过陛下没有应!堂会无果而散!”

    “除此之外呢?”蒙烁追根问底,张祁又想了想,摇头:“其它下官就不知道了,下官离开朝堂后直接回府,并无出门拜访寻见旁人!”

    “张祁,新春大典马上就要到了,你绝的谁是最合适的值令官?”

    “这…”张祁不明蒙烁的话里深意,犹豫不定,并不敢直言,可蒙烁带着圣恩前来,由不得他不说,好半晌,张祁道:“应该是杜大人吧,在当下朝堂官臣中,杜大人是三朝老臣,名望深厚,又是陛下从龙近臣,论威望,论能力,都是首屈一指,有他当值令官,这陛下的新春大典必定能够隆重召开,介时普天同庆,实为大夏一大盛事!”

    “不!”

    蒙烁直接断言,倒把张祁给整蒙了:“眼下中书阁已经下令,值令官由秘书丞高柔暂领!”

    “什么?”

    张祁一愣:“蒙首府,这…这到底是怎么个一回事!”

    对于张祁的困顿不解,蒙烁不管他是装的,还是真的不明白,蒙烁也都不会解释,他来此的目的就是要让张祁明白,杜如庭的请谏策略根本就是针对北人和西疆人,张祁身为北人大族,现在更居高位,必定脱不了这场漩涡风流。

    “张祁,你现在是兵部侍郎,兼西山大营明威将军,统副将之职!可若是来年春后的封赏领功,这军行必须按律调动,你是想回北疆,还是驻守西山营,拱卫京师!”

    张祁乍耳一听,还道是蒙烁给他带来了陛下的密令,可是再仔细一琢磨,张祁才发现,这根本就是坑,不管哪个选择,他都只要应了,后果会发生什么只有天知道。

    于是乎张祁思量片刻,扯开了蒙烁的问话:“蒙首府,在下近来得到消息,北疆由于战火侵扰,十室九空,县野田地荒废甚多,那北安军行军农一政令,大肆恢复民生,此乃好事,在下身为黎城将者,与之相对军行,更不懂什么军农恢复,若是回去,只会给北疆添麻烦,再者言,陛下厚恩于我,身为大夏子民,理应为陛下效力,那江淮燕王残存势力仍旧苟延,等到开春之际,在下想要请命出征,为陛下收回江淮,不知首府何意?”

    一番话,张祁向蒙烁透漏出两个要点,先是北疆已经成为北安军麾下的土地,那林仲毅无视军行官途律法,肆意妄为,自己回去,要么敌对,要么从身,结果都不好,至于是否拱卫京师,张祁也说的十分圆滑,西山大营统兵副将这位置,陛下若用,他便前往江淮迎击燕王残余,要么就卸身重担,做个闲散人,当然这话要蒙烁自己考虑,张祁可不会傻到自己把自己的路给堵死。

    这蒙烁盯着张祁的表情,好半晌,张祁恭敬无动,蒙烁起身:“既然如此,你就安分守己,这明威将军的位置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强守也无用,现在是多事之秋,你要尽心尽力为陛下分忧,切莫和旁人起什么幺蛾子!”

    “在下谨记首府教诲!”

    张祁躬身,蒙烁离开,待蒙烁身影消失,张祁才瘫软于座椅上。蒋济从后上前,道:“小公爷,您怎么了?”

    “看来陛下还是不放心我,现在杜如庭那老鬼更是想法子遏制北人,若是我猜的不错,等到新春大典过后,陛下就会以律法诏书下达,介时北安军、我这黎军都要混改!”

    “啊!”

    蒋济一惊:“那蒙烁给你说的那番话意思?”

    “不过是警告我,别与杜如庭、罗金赐那些人攀扯关系,否则北人的由头就会更加严重!”

    张祁缓了一口气,狠声道:“该死的混账们,永远不会安生,老子这些沙场搏命的爷们给他们安稳的营生,可他们不思恩报,反倒处处支肘!当真该死!”

    “小公爷,你可别乱来,不管是杜如庭,还是蒙烁,这可都是当朝大员,一旦有事,以您现在的位置,绝对脱不了干系,而且听人说,河西秦王将要与秦宇至将军的大军归来,纵然发生什么,外有秦宇至,内有余长海,中有各门禁军,您是一点点的反抗余地都没有啊!”

    “唉…”

    蒋济的警醒让张祁思绪愈发清楚,且事到如今,这些权风祸端无缘无故的传到自己身上,让他骂天都没地方,好半晌,张祁道:“你与我做几件事!”

    “小公爷请讲!”

    “你去给我摸摸高柔的底子,既然他成为值令官,必定与杜如庭矛盾重重,若是能够与陛下的东宫旧臣搭上干系,往后的路也会好走些!除此之外,你代我修书一封,传往北安军林秀,把中都的事告诉他!”

    对于第一件交代,蒋济清楚明了,可第二件传书,蒋济就浑然了。

    “告诉林仲毅作甚?他与您又不是一路人!”

    “不是一路人,可是同在北人位,我需要他的北安军把所有矛头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