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网络测试地址 > 道君 > 第八九七章 告状

博悦娱乐官网登录地址: 第八九七章 告状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情况?众人集体凝噎无语。

    “莎如来?”宫临策似乎有所怀疑,“你把秘方给了莎如来?”

    牛有道一脸认真,“是啊!”

    宫临策脸部的细微反应略显精彩,众长老们相视无语,怎么都没想到会冒出这一出来。

    一伙人之前吃定了牛有道碍于门规不好拒绝,谁都不傻,谁不知道牛有道这个时候加入紫金洞是来寻求庇护的,吃定了牛有道不会轻易翻脸,哪怕是不情愿,也得把东西给交出来,想不出牛有道能有什么理由拒绝,然而突然冒出个‘莎如来’实在是让人措手不及。

    这一闷棍敲出来,众人内心里老成在在摆放着的瓷瓶皆碎了个稀里哗啦。

    其实吧,一伙长老在牛有道没有加入紫金洞之前就想让牛有道把东西给交出来,牛有道一手握着财路,一手捏着足以影响燕国大局的俗世大权,说是不安也好,说是嫉妒也罢,总之就是心里不舒服。

    让牛有道交出来的理由是,要证明牛有道是不是真心投靠紫金洞。

    给牛有道身份地位,却不给牛有道参与决策的权力,也不给牛有道触及紫金洞功法机密的权力,也是一伙人的意思,一个新人一来就想跟一群老人平起平坐,还比他们权力大,没人会舒服。

    秘方的事,推迟到现在才说出来,还是宫临策觉得吃相太难看了,是宫临策压了压,让牛有道加入紫金洞后再提。

    宫临策也只能是拖到现在,实在是大家的理由也有道理,否则牛有道保有足够的后路,想进就进,想退能退,算怎么回事?必须要进行一定的拿捏。

    严立看看杵剑而立面对众人的牛有道,有种错觉,感觉这厮在一个人对阵这边一群人。

    再回头看看众人的反应,心中苦笑。

    他一开始是反对这样做的,觉得人家一进门,大家就咄咄相逼是不是有点过了?

    他的意思是往后再拖拖,这事不急于一时,时间长一点后,双方都知根知底了,再找个合适的机会提出来,彼此都比较容易下台,免得脸面上难看。

    倒不是他非要站在牛有道那边,而是在天都秘境内和牛有道打了那么久的交道,深知牛有道这厮不好惹,那厮看着年轻,实则手腕高明老辣,绝非常人能比,天都秘境内坑死了多少人?

    本届天都秘境的第一是怎么来的,他参与其中太清楚了,搞的多少大小人物嗷嗷乱叫或丢了性命?

    所以他很担心大家这样搞,担心惹得牛有道在紫金洞内部搞事,真要把紫金洞内部给搞的鸡飞狗跳的话,那乐子就大了。

    可他一个人的意见,实在是难以拗过众人的意见。

    如今好了,人家直接扔出一个‘莎如来’震慑,再继续逼呀,逼不下去了吧?人多有用吗?门规有用吗?人家一句话就让大家之前七嘴八舌的话成了废话,这下知道这位的厉害了吧?

    牛有道双手扶剑,漫不经心地留心着众人的反应。

    他不想这样,他一开始是做了把秘方交出的准备的,因为他知道一个新人刚进门掌握的东西太多不合适,面对有些事情就是要做出割舍,可这帮王八蛋有点过分了,什么意思?是觉得他好欺负,还是想强抢?

    人家既然摆出了碾压的态势欺负人,那他骨头只好硬上一硬,否则一见面就被碾成了渣,以后这帮人难保不会干出得寸进尺的事来。

    于是对不住了,秘方他不想给了,至少暂时不想给了。

    女长老莫灵雪出声道:“莎如来什么身份,他要什么没有,能看上你的秘方?”

    牛有道一问三不知,“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中间的传话人是玉苍,这种事情,想必玉苍不至于拿莎如来胡说八道。怎么,莫师姐莫非觉得我在说谎?反正掌门经常去缥缈阁,让掌门问问莎如来便知真假。”

    宫临策嘴角抽了一下,我去问莎如来?怎么问?问莎如来是不是收了你的礼?就算人家收了,我跑去问人家收礼的事算怎么回事,找刺激吗?

    莫灵雪道:“师弟误会了,我不是这意思。不过话又说回来,秘方就算给了人家,人家难道还限制了你不准再酿造贩卖不成?”

    牛有道懂她的意思,绕了一圈还是想捏住这条财路,摇头道:“那倒没有,不过自从秘方给了人家后,茅庐山庄的酿造就停下了。人家要了秘方,我再大肆酿造贩卖也不知合适不合适,要不掌门去探探他的口风?”

    他没有乱说,从天都秘境出来后,茅庐山庄的人立刻疏散躲藏,不方便再酿造贩卖,的确停下了。

    至于后面什么时候酿造不重要,估计玉苍那边局面稳定下来后也要着手酿造的事,那都是以后的事,现在他不能轻易被逼让步。

    探个屁的口风!宫临策腹诽一句,表面上面无表情。

    大家伙算是看出来了,牛有道这厮分明就是拿莎如来做挡箭牌,偏偏这个挡箭牌的效果不错,这里谁也不敢说出相悖的话。牛有道把话架在了这,谁敢说出莎如来那边可以不用理会的话来?

    大家都不是三岁小孩,也不是一般人,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说出来了是要承担后果的。

    腻味,一群人感觉吞了只苍蝇下去。

    事情最终不了了之,宫临策交代了牛有道一番,说你新来,多熟悉熟悉门规之类的。

    之后一伙人散了,都没准备好,牛有道已经成了紫金洞的长老,接连找人家麻烦的事也得找出由头来,不能无缘无故乱来。

    宫临策让严立留了一下,待大家都走了,他问了声,“你觉得牛有道真的把秘方给了莎如来?”

    严立低声道:“直接点名道姓,一点都不含糊,直接点到莎如来头上去了!再怎么胡说八道,他还不至于拿这种事乱说吧?”

    宫临策默了一阵,皱眉道:“这厮不肯轻易服软,看来得平衡好,不然两边非得斗起来不可!”

    严立懂他的意思,指牛有道和另一帮长老,今天这事一帮长老被‘莎如来’的招牌克的无话可说,但必定咽不下这口气,回头肯定还要再找事,而牛有道又不肯服软,不闹出点事来才怪了。

    当即连连点头道:“牛有道这家伙不是善茬,加上手握俗世大权,两边真要斗起来了,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事来。”

    宫临策:“你回头多看着一点。”

    “好!”严立拱了拱手告退。

    然而刚走到大殿门口,一名弟子闪来落在门外,快步入内道:“掌门师尊,牛有道气呼呼奔后山去了。”

    正要迈步跨出大殿的严立一愣,闻声回头转身。

    宫临策皱眉,“气呼呼?他去后山干嘛?”

    弟子道:“去找钟师祖去了。守山弟子拦住了他,不让他轻易打扰,他说他受了委屈要找师傅诉苦,非要守山弟子通报不可。如今人已经进了‘龟眠阁’,守山弟子紧急赶来通报了一声。”

    龟眠阁正是钟谷子的闭关之地。

    “胡闹,钟老守元延寿,岂能轻易打扰!”宫临策怒了,对满脸愕然走回的严立道:“诉苦?诉什么苦?这分明是告状去了!多大点屁事,竟不惜惊扰自己师傅守元延寿!事情已经过去了,他耍什么无赖?”边说边走了出去。

    严立赶紧跟上了,裂开的嘴巴里,牙合不上,有点哭笑不得。

    他就知道牛有道那厮不好惹,结果被猜着了吧,这边才刚给一点下马威,那厮反手就跟这边干上了,立马就要还以颜色,都不带过夜的……

    管芳仪在龟眠阁登台处徘徊着,牛有道出了议事大殿就义愤填膺的样子奔这来了,她问什么事,牛有道说告状。

    告状?告什么状?她一时间也没来得及问清楚,反正牛有道跑来吵吵了一顿就进去了,她没资格过去,只能在外面等着。

    稍候,她又见宫临策等一干紫金洞高层飞掠而来,个个脸色难看,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

    龟眠阁内空荡荡,钟谷子垂垂老矣,蒲团上盘坐。

    牛有道跪坐在对面,讲诉着之前的事发经过。

    外面一名面容清瘦且素净的汉子快步入内,看了眼牛有道后,跪坐在了钟谷子身侧,打断了牛有道的讲诉:“师祖,掌门等人来了,求见师祖。”

    汉子名叫巨安,是钟谷子徒弟的徒弟。

    早年一场厮杀,造成了钟谷子一脉凋零,为数不多的徒孙留在了身边,为其看门护法之类的。

    钟谷子:“让他们等着。”

    “是!”巨安又起身离去。

    牛有道继续讲诉。

    待他讲完后,钟谷子道:“放下也是一种福气!看来我的话,你并没有听进去。你已经成了紫金洞长老,今后衣食无忧,修炼资源也不缺,该放手的放手,难道不好吗?”

    牛有道:“师尊言之有理,我很想放下,可他们会让我放下吗?弟子已身在漩涡中,没有放下的资格,紫金洞也不会让弟子放下。”

    钟谷子:“让你拜师之前,掌门找到我,把有关你的情况都给了我,里面有一桩灵剑山欲嫁女弟子给你的事,你拒绝了。”

    牛有道:“逍遥宫、紫金洞也都以同样的方式找过弟子,师尊觉得弟子应该答应吗?”

    钟谷子缓缓闭目:“尘归尘,土归土。我寿限已到尽头,若紧守真元不散,还能活个五年,你若这样反复来折腾我,我只怕连三年都熬不过去,护不了你多久的。”说着伸手拿了一旁地上的铃铛,丁零当啷摇晃了一下。

    ps:好汉坡上又一人,谢新盟主“康叔01”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