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网络测试地址 > 顾道长生 > 第六百七十七章 娶亲

博悦娱乐客服: 第六百七十七章 娶亲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得益于青山王显灵,这座偏僻的小村庄迎来了自己最大的机遇,海量的信徒从四面八方涌入,更有不少土豪一掷千金,想买下几栋房屋。

    村民们是聪明的,半年前还眼巴巴盼着拆迁,现在价钱翻十倍都不走了。

    鲤城官方尴尬至极,他们不能信奉神灵,起码明面上不行,但又得满足群众需求,只得改头换面,将村庄的扩建升级包装成一个建设沿海旅游区的经济项目。

    大青山海拔一百多米,不高,占地却颇为广阔。从村尾出来,走上几里,便能看到一座高大的山门牌坊,再过去则是几百级石阶,一直铺到大殿。

    石阶两侧挑着一盏盏灯笼,里面装着可以变换色彩的灯泡。

    深夜,青山村。

    月光皎洁,红灯亮起,从山脚绵延到山顶,光线穿过纱罩子显得迷迷蒙蒙,宛如铺了十里红妆。

    村人大多睡下了,只有几户还亮着灯,偶尔传来细弱的犬吠声。

    “呼……”

    “沙沙!”

    忽有夜风吹来,好似吹起了一层薄雾,晕淡弥漫。一顶大红花轿突然从迷雾中飞出,不快不慢的向山门飘去。

    四方四角,宝塔轿顶,罩着红色的绫罗帷幕,上绣富贵牡丹、金鱼闹莲等吉祥图案,还有一个大大的喜字。

    这花轿的工艺极为细腻,色彩明艳,在黑夜里虚空穿行,显得愈发诡异。

    很快,轿子飘到了山门处,稳稳落地。四团黑气突然涌现,化成四只白面皂衣的鬼卒,与人类没什么不同,就是气息阴森,一看便来自冥间。

    紧跟着,山顶又飞落大量黑气,同样化成鬼卒。有的开路,有的举旗,有的吹吹打打,俨然一副迎亲嫁娶的阵仗。

    “呼哧……呼哧……”

    众鬼卒等了一会,才有几个后天修士匆匆追赶上来,本就心绪不安,见状又是一颤。好在鬼卒没有多事,四只白面皂衣抬起花轿,开路的狠敲了一声锣,duang!

    古怪的音波传荡开去,震慑着附近游魂,凡人却听不到半点声响。

    鸣锣开道,举旗打伞,鼓乐喧天,一支宛如神话故事里“鬼王娶亲”的队伍,就这样浩浩荡荡的上了山去。

    “……”

    几个修士小心翼翼的在最后吊着,连大气都不敢出,时而往轿子里瞄一眼。

    他们是鲤城的豪族门客,负责协助迎亲。

    青山王要纳侧妃的事,多多少少知道一点,唯一的念头就是荒谬!狗屁的神灵,贪吃好色,越来越像妖怪了。

    当然,这话谁也不敢说,还得尽心尽力的去操办。

    青山王要娶天生阴脉的女子,还给了生辰八字。周扬等人全力查找,也没找到一个,正一筹莫展之际,忽然有个姑娘主动上门,说自己符合条件,愿嫁。

    周扬等人惊的无以复加,没功夫细查来路,匆匆把她安排上了花轿。

    这帮货都是商场大佬,人精一样,自然猜出其中有事,也乐得借刀杀人。没办法,请神容易送神难,青山王的要求愈发过分,他们早已苦不堪言。

    几个修士只晓得大概,还以为姑娘是被强迫的,不由暗自可惜。青春年华,长的也秀气,温温顺顺的,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事儿?!

    燕赤霞说得好啊:“做人生不逢时,比做鬼更惨!”

    “滴滴……污污……”

    在热闹的吹打声中,队伍走到了山顶,停在大殿门前。殿内乌光一闪,一位红袍判官走了出来,皱眉道:“就一个?王爷不是让你们多多寻找么?”

    “大人见谅,身怀阴脉之人实在少见,我们搜遍闽省也只找到一名女子。不过您放心,我们已经派出人手,撒网全国,很快就会有结果。”

    为首的修士卑微至极,拼命解释着。

    “罢了,大喜之日,不易动刑,人送到了,你们回去吧。”

    “是是,我们马上走!”

    “你们几个,把轿子抬进去!”

    皂衣鬼卒抬着花轿进了大殿,与判官一同消失,刚才还吵吵闹闹的气氛瞬间冷清,然后就听“砰!”

    大殿的门自行关上。

    “快走快走!别回头!”

    几个修士撒丫子往下跑,你推我搡,恨不得背生双翅,立即回到鲤城。一百多米高的山,对后天不算什么,短短功夫就到了山脚,又一路向山霞镇狂奔——那里有车接应。

    而跑着跑着,年纪最小的一个后生忽然捂住脸,呜呜哭了起来。

    “哭特么什么呢,快点快点!”老大扇了一巴掌。

    “呜呜……”

    后生愈发忍不住,哭的更大声了,“哥,我觉得我们窝囊啊!

    凭什么被那个家伙呼来喝去,好歹是拜过师门,学过法术的,怎么活的跟条狗一样……还有那个姑娘,多好看啊,进去还有命么,比配冥婚还惨!我们修道的,不是要,不是要斩妖除魔么?”

    “……”

    几人都没了声儿,只剩下鞋底蹭着地皮发出的沙沙细响。老大张了张嘴,似想说什么,终究没吐出口,只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

    黑暗的大殿里,停着一顶火红的花轿。

    它立在正中央,前方便是高高在上的青山王像,左右是判官和护卫鬼卒,一张张泥塑的脸狰狞可怖,暴目圆睁,仿佛活了过来。

    温婧坐在轿子里,真红对襟大袖衫,蒙着盖头。

    四周昏沉,空气中漂浮着白日香烛的熏烧味道,她什么都看不见,也不能说话,似置身于一方窄窄的牢笼,等待那不知是人是鬼是妖是怪的东西。

    而最可怕的是,殿内连丝光亮都没有。

    这种死寂般的黑暗,让她愈发紧张,手指搓动,不自觉的揪着衣袖。

    “我们并无师徒缘分,仅是一年之期。你性子温顺柔弱,悟性不高,跟了我半年多所获甚微……也罢,你去找鲤城苏家,说自己身怀绝脉,自愿为妃,让他们送你去见青山王,可敢应下?”

    “敢,敢……”

    温婧捂住嘴,忍着羞涩和笑意,记得自己当时都结巴了,哦,是在念头里结巴了。

    (一会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