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悦娱乐网络测试地址 > 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 > 第1910章 那鸳鸯绣枕,可绣好了?

博悦娱乐网址开户: 第1910章 那鸳鸯绣枕,可绣好了?

一秒记住【博悦娱乐平台 www.themonsterhighdoll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那些奇奇怪怪的虫子,纷纷钻进她的衣裙底下,倏然消失不见。

    凤樱樱看呆了,害怕得结巴起来:“姐姐姐姐姐……”

    司烟懒懒下床,随便扯了个谎,“我最近修炼一门绝世神功,所以才弄来这么多虫子,你不必害怕哈哈哈!早上吃什么啊?”

    “我煮了米粥和水饺。”

    “我要吃大蒸包。”

    “可是家里没有……”

    “那你还不去买?”

    “哦……”

    小姑娘吓得要命,飞快跑出府去买大蒸包。

    司烟在梳妆台前坐了,慢悠悠伸了个懒腰,对着镜子随手梳了个发髻。

    这风国公府里有个小姑娘陪着自己玩儿,好像还不错……

    ……

    半月时间一晃而过,转眼,便到了原定的大婚那日。

    然而宫里似乎没有要大操大办的意思,百官们甚至都没有接到喜帖。

    可这并不妨碍凤琼枝高兴。

    天尚未亮时,她就被嬷嬷和侍女从床榻上弄了起来。

    她紧张又欢喜地坐在梳妆台前,任由侍女们为自己梳妆打扮,直到把那顶华丽贵重的纯金色凤冠戴到头上。

    其实宫里并没有给她送来凤冠,这玩意儿是她自己去首饰铺子里定的。

    梳妆打扮好后,她一身凤冠霞帔坐在绣墩上,怀着复杂的心情等待吉时到来。

    空余的等待时间里,她随口问道:“沈妙言呢?”

    侍女笑吟吟答道:“朱侯爷已经遣了迎亲队伍过来接亲,想来她也已经开始梳妆打扮。不过小姐放心,等吉时到了,小姐的花轿会从正门走,她只能从后门走。”

    凤琼枝涂着鲜红口脂的唇瓣忍不住弯起,杏眸中满是光彩,“等进了宫,记得改口叫娘娘。”

    侍女嘴甜,笑着福身行了一礼,“回皇后娘娘话,奴婢定然遵命!”

    凤琼枝听着,脸上笑意越发浓厚。

    又过了会儿,喜婆兴奋地从闺房外奔进来:“给皇后娘娘报喜了!宫里来了人接亲,说是要护送娘娘嫁人呢!”

    “当真?!”

    凤琼枝激动得从绣墩上坐起。

    “这还能有假吗?!那接亲的侍卫可是皇上身边的一品带刀侍卫,老奴从前见过的,好似是唤做夜凉夜侍卫!”

    喜婆笑着招呼人给凤琼枝盖上喜帕。

    吉时已到,两顶花轿,顺顺利利从风国公府前后门出来,敲锣打鼓地往不同方向而去。

    凤国公府对面,沈妙言趴在墙头,好奇地目送凤琼枝与司烟的花轿离开这条街。

    她踩在一架木梯上,下方麦若紧张地替她扶着,“小姐,您若是看完了就赶紧下来吧,奴婢怎么感觉这梯子晃晃悠悠的!”

    沈妙言含笑,慢吞吞趴下木梯,“我真是好奇君天澜要怎么安排今儿这桩亲事,夜凉难道果真会把凤琼枝引到宫里去吗?”

    “奴婢也不知道呢。”

    主仆俩正说着话,连澈急匆匆寻来,站在游廊里看见沈妙言时,才稍稍松了口气,“姐姐,你不在屋子里待着绣花,跑到这儿作甚?那鸳鸯绣枕,可绣好了?”

    沈妙言一看见他就心烦。

    这厮从前还讨厌君天澜,不想让她嫁给君天澜呢,可这半个月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整日里在她耳朵边唠叨她嫁人一事。

    甚至,还代替君天澜监督她绣花。

    说什么新婚之夜的枕头该是女儿家自己绣制而成,不能借他人之手。

    可她沈妙言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叫她去山里当土匪还可以,叫她绣花,还绣那么复杂的鸳鸯,这不是要她的命嘛!

    “姐姐。”

    见她没反应,连澈又唤了一声。

    沈妙言抬手揉了揉眉心,连道了两句“知道了”,才不耐地带着麦若回房继续绣鸳鸯。

    而另一边,往朱府去的必经之路上。

    君舒影一身黑色劲装,长身玉立于高阁的屋檐之上。

    他身后,几十名北幕的顶尖高手正肃然而立,等着听从他的指示。

    半刻钟后,敲锣打鼓声自街道尽头传来。

    面容艳绝的男人垂眸看去,只见一行接亲的队伍正披红挂彩,慢悠悠朝这边而来。

    宛若涂过花汁般的淡红朱唇微微勾起,他那双潋滟尽天地艳色的丹凤眼中,盛满了盈盈笑意。

    君天澜生性多疑,必定以为他会在风国公府里动手脚,把凤琼枝与妙妙对调。

    按照他的性子,他肯定一开始就把人对调好,再等着他去对调回来。

    可他终究失算了,他绝对料不到,他君舒影并未插手风国公府里的事,而专门等在这里劫人。

    所以,这顶送往朱府花轿里坐着的人,才是妙妙。

    他思索这些事情的时候,迎亲队伍已经到了他们正对面的长街上。

    男人敛去唇角的算计笑容,身形一动,倏地消失在原地。

    不过眨眼之间,那些北幕的暗卫紧随而来,直接放肆地开始抢亲。

    长街上一片混乱,暗卫里有人释放了事先准备好的烟雾弹,烟笼雾罩间,君舒影提着剑直奔花轿,抢了人就示意撤退。

    于是,北幕的一群高手,不过半刻钟就退了个干干净净。

    另一边,夜凉骑在高头大马上,带着花轿队伍慢吞吞往前走。

    走了小半个时辰,却还没有抵达皇宫。

    花轿里的凤琼枝觉得不对劲儿,忍不住低声对轿子外面的侍女道:“现在咱们走到哪儿了?”

    侍女同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娘娘,咱们正往城南走。”

    “城南?咱们去城南做什么?沈妙言才应该被送去城南朱侯爷府上!”凤琼枝很有些生气,“你去问问那个夜凉,咱们究竟要去哪儿!”

    侍女乖巧地跑到队伍前面,仰头问道:“夜侍卫,我家小姐让我过来问问,咱们究竟要去哪里?怎么不进宫啊?”

    “进宫?”夜凉笑得讽刺,“你家小姐进宫作甚?朱小侯爷还等着你家小姐去冲喜呢!”

    “什么?!”侍女一张俏脸霎时变得雪白,“皇上明明下旨说册封我家小姐为后……”

    夜凉看智障般看了她一眼,凉悠悠道:“皇上的原话是册封凤家女为后不错,但他可没明说是封凤家哪个女儿为后。你家小姐怎么会觉得皇上就是要册封她?也太往自个儿脸上贴金了吧?”

    ,